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伞橙】噪音少女 下

本文伞橙only×3,亲情以上恋情未满×3。

一颗意味不明的、病病的少女心。

么么哒√

——————————————————————————————

***

 

 

方便面最终还是进了叶修的肚子。

苏沐橙喝了几口汤,苏沐秋就闻了闻味儿,缩着膝盖坐在椅子上假装自己是L,表情不得不说有点惨。

 

 

***

 

 

高中还没毕业时苏沐橙决定做职业选手,翘家少年叶修毫无劝说立场便不劝说,可把电波少年苏沐秋气坏了。

苏沐橙也不摘耳机,任凭苏沐秋在白噪音中追着她蹦来蹦去啰啰嗦嗦。

 

她开冰箱拿饮料,苏沐秋从易拉罐上探出头:“沐橙听话,女孩子打什么游戏啊周围一堆臭男人!”

她拿上钥匙出门逛超市,苏沐秋人猿泰山一样攀着货架飞来飞去:“打游戏总要熬夜,又伤眼睛又坏皮肤,你不爱漂亮了吗!”

她进门放下东西换鞋洗手,苏沐秋从鞋柜跳到洗脸台:“沐橙乖啦去念大学好不好?哥哥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漂亮不是为了让你打游戏的呀TAT”

 

苏沐橙含笑不语,擦掉手和脸上的水,轻扣两下镜面上苏沐秋脸的位置:“哥哥,你辛辛苦苦养得这么漂亮的妹妹要洗澡了。”

苏沐秋原地呆愣三秒,捂住脸后跳两步大吼:“快把耳机摘了!!!”

 

苏沐橙顺从地摘掉耳机,苏沐秋原地消失。

苏沐橙露出莫名遗憾的眼神。

 

 

***

 

 

那天她把煮好的方便面重又端给叶修,苏沐秋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看到电脑一个呼哨冲到屏幕前坐下,轻车熟路探出双手,透明的手指直直穿过鼠标和键盘。

她永远也忘不掉那一瞬间苏沐秋的神情。

 

做职业选手的理由很简单,许多事情作出决定都只需要一个瞬间而已。

 

 

***

 

 

天要下雨,妹妹要打游戏,活着的哥哥拗不过,死了的更拗不过。

苏沐秋生了几天闷气终于耐不住这场自己发起的冷战,别别扭扭地坐在妹妹旁边偷窥职业选手群聊天记录,借机搭讪啊不吐槽。

职业群聊天记录嘛,偷窥十次得有九次是夜雨声烦刷屏,剩下一次是蓝雨小哨兵警报:黄少开QQ了大家撤。

苏沐秋就看这个夜雨声烦很不顺眼!看看这货有多自来熟!明明是同期偏偏那么大脸喊沐橙苏妹子!谁是他妹子!这是我家妹子!叶修给我揍他!没错干得漂亮好就是这样!

 

这人幼稚。

苏沐橙瞥一眼身旁看个竞技场跟看主队赢球一样兴奋的苏沐秋,有点庆幸其他人看不到这么丢脸的场景。

 

 

同样,在苏沐秋上蹿下跳地嚷嚷“女孩子也得保持一点距离啊”并努力想拉开她抚摸楚云秀的手时,苏沐橙深深地觉得,别人看不到这幼稚哥哥真是太好了。

 

 

***

 

 

谁都看不到他,包括叶修。

苏沐橙有些想不通,又觉得理所当然:毕竟是世间唯一的跟自己血脉相连的人,如果只有一个人能看到他,这个人当然应该也只能是自己。

只是这样一来,更无法验证一切是否只是自己的幻觉了。

她了解苏沐秋的一切。可靠的,丢脸的,都在自己认知范畴之内,都有可能只是自己的臆想。

 

是不是臆想没所谓。

苏沐秋是她一个人的。只是她一个人的。

 

 

***

 

 

全息场馆在全国推广时,荣耀官方邀请了苏沐橙和周泽楷合拍宣传片及海报。

俊男美女合作了不止一次,也不是没有CP粉像萌娱乐圈明星夫妇那样萌这两人,CP贴吧应援微博官方论坛红红火火,没看过个几十M周橙文荣耀only上都不好意思跟同好打招呼。

早几年两人刚开始被广告商点名合作时,苏沐秋也曾酸溜溜地犯幼稚:“哼,哥哥我要是拍广告人气肯定比他高,个小男孩毛都没长齐……啊呸沐橙你什么都没听到!”苏沐橙也就假装没听明白哥哥不小心开的黄腔,还要安抚几句是啦是啦哥哥最帅无人能及。

 

而到了最近,二人合作时苏沐秋已经很少开口。

这一次又是全程一语不发,苏沐橙有些不安,休息时有意轻声打趣:“哥哥不是比小周帅多了吗,干嘛还要学小周不说话?”

苏沐秋沉默半晌,忽然扯起一个笑容:“看久了那小子也不差,勉勉强强配得上我家沐橙。……沐橙也是大姑娘了。”

 

 

***

 

 

眼睛和鼻腔一下子酸涩起来,涨涨的有些痛,就如她此刻的心情,难过之中却还混杂了细微的喜悦。

 

眼前的苏沐秋绝非臆想。

就是再过二十年,她也不会想要苏沐秋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她抓起手机匆匆闯进洗手间,按着洗手台用力盯着镜子里的苏沐秋,须臾之间眼眶整个红起来,泪水啪嗒啪嗒地砸在洗手台上。苏沐秋慌得想说什么,可她什么都不想听,无声地大哭,手心手背翻来覆去抹掉泪水,半晌才哽咽道:“……哥哥。”

“哥哥。”

“哥哥你怎么能这样。”

 

她想抓住苏沐秋的手,手指握在空处。眼泪一瞬间更加汹涌起来,她骤然转身重新看向镜子里,用力吻向镜中苏沐秋的嘴唇。

 

她吻的只是镜子。

她和他都清楚她吻的不只是镜子。

 

 

***

 

 

成长过程中,亲生的兄弟姐妹之间总会有些莫名其妙的小疙瘩,比如小叶秋有那么一段时间死活不愿意喊叶修哥哥,比如舒可怡初中专门考到其他学校并且从不提起自己的孪生姐妹。兄妹或姐弟之间,这种疙瘩会更加生硬,总要等两人都在时光里渐渐成熟,才能让感情重新恢复顺畅。

就是苏沐橙也曾有莫名不愿意喊哥哥的时候,只不过时光短暂,青春期尚未来得及正式到来,她却已经失去了苏沐秋。

等到白噪音将苏沐秋以另一种方式带回她身边,她不再对“哥哥”有任何排斥的心情。

 

他和她流着相同的血,他只能被她一个人看到,他始终停留在她身边,他永远不会离开她。

“哥哥”这个词,何等美妙。

 

 

***

 

 

做一个白噪音中的少女,永远与白噪音中的少年在一起。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10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