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切丸×にっかり青江】王朝艳异绘卷 卷一 01

★时代背景的问题,人物设定的问题,解释起来麻烦极了,当他们穿越啰。

☆页面挂点了,怒而挖坑,五百字一个花,给我出把欧洲太刀啊喂!!!

★是的我在肝刀郎。刚肝了一周,所以这CPtag怎么打来着= =?

——————————————————————————

【石切丸×にっかり青江】王朝艳异绘卷

 

 

 

-卷一 白般若-

 

 

 

01

 

 

 

即使是步行也会比他骑马更快。

或者说,如果可以的话,自己背着他步行也比他这样骑马更快。

 

前方的天文博士第三次摔下马背时,青江终于确认了这一想法,不再试图扶对方上马,改为牵着马匹落在对方身后一步行走。

依照他的秉性,此时就算不与对方调笑一番,也该揶揄几句这般龟速;然而他一语不发,只在细长的眉眼间透出渐渐深重的阴沉,即使是素不相识之人看到此时的青江,也一定能猜到他的心情差到极点。年纪轻轻即官居从五位上,能给他气受的人屈指可数,掰着手指反复计算,总与陛下脱不了关系。

身兼少纳言与兵卫佐,短期里极有望升任近卫少将,踏上标准的公卿晋升路线——如此有为的少年郎君,此时却被遣离陛下身侧,迎接自难波而来的天文博士,这番安排正是出自陛下之手。究其原因,却是因为几日前青江立下了一桩功劳。

 

为尊者讳,我们且只说故事,不论年代:只道是平安时期,不知是何年何月、何人在位,总之这一时期的陛下们身边总少不了风流韵事;而平安时期妖物横行,因情生怨的鬼怪自然也是数不胜数。这一回的故事也并不新鲜:有一更衣曾受到宠幸,然而数夜风流后便被陛下抛之脑后,七殿五舍间不得宠爱的女御难免要为难这身份卑微的女子,多方出手折磨的结果竟是教这女子暴毙,枉死之时已有身孕,正是一尸两命。可怜她孕有皇室骨血,死得却是无声无息,痴情与怨恨让她死后久久不肯离去,徘徊游荡于宫舍之间,那一日夜深之时游荡到清凉殿,适逢陛下在殿中小憩,她便欢欣又幽怨地捧起婴儿凑至陛下身前:「陛下……陛下可要抱抱我们的孩儿……」

女鬼身着白色寿衣,曾为陛下把玩赞美的浓密黑发披散而下,扑面而来浓重的阴森鬼气。陛下哪里还会记得曾经的旖旎风光?骇得魂飞天外,惊叫奔逃躲避,却不知是何缘故迟迟无人赶来。眼见女鬼倏忽追至眼前,手捧鬼婴微笑靠近,满心绝望之时,唯一赶到的正是兵卫佐青江——他唇角如常勾起,眼中殊无笑意,手起刀落,毫不手软地斩杀了鬼婴,翻起刀刃撩出一并斩杀了女鬼。

 

这确是一桩大功。然而皇家之事,总是会多出许许多多阴司缭绕,难以尽如人意。想那陛下命悬一线时固然畏惧眼前的女鬼,心神安定后回想起来却更加忌惮不惧鬼神凌厉出刀的青江:那女鬼毕竟是一片痴心——虽然当面时陛下完全不记得她,那鬼婴也毕竟是自己的骨血——虽然陛下完全不知晓这个婴儿的存在,那么对着妇孺——虽然是鬼妇鬼孺——冷酷出刀的青江,又是何等人物呢?再念及出刀时节青江微微勾起的唇角,哎呀哎呀!陛下简直不想看到他!

 

正是为着这一桩功劳,青江遭了无妄之灾:虽然得了许多赏赐,俸禄也提升不少,右迁近卫少将的事情却再也无人提起,更被打发来迎接护卫这高大笨拙的天文博士,说是请他清除宫舍间残存的怨气——为了鬼怪迁怒宠信的近卫,却又要请阴阳寮出手辟除鬼怪残留的痕迹,怕只有皇室中人才会有这种反复心思了。

 

 

青江不想说话,不代表对方会安静配合。一路上对方温言絮语不停,尽说些神社的日常之事,并不展现什么神异能力,不得回应也并不在意。青江听得厌烦,不怀好意地微笑道:「嗯……天文博士大人,与鬼怪交手的在下没能断绝后患,还残留了怨气需要大人清除,内心其实是十分歉疚的呀。不知大人为了清除怨气做了什么样的准备呢?若能令在下学得一招半式,下次也不必劳烦大人远道而来了。」

 

石切丸眼睛稍稍睁大,随即笑回弯月形状,坦荡非常地回答:「何须准备呢?青江大人不也很清楚吗,根本不会有什么怨气残留下来。这样说来,青江大人的灵能其实颇为出众嘛,其他人都为怨气结成的屏障遮挡了五感,唯有青江大人能突破屏障察觉到异状,如果当初进了阴阳寮,也会有一番成就喔。」

 

所以那个俏皮的「喔」是什么啊。

阴阳寮是根据厚颜无耻的程度来升职的吗。

青江眯起眼睛,语声轻松愉快:「这样说来,天文博士大人原本不必跑这一趟,何不对陛下说清情况,免去奔波劳顿呢?」

「哦呀,青江大人有所不知,」石切丸的语调稍稍扬起,眼睛居然闪闪发亮,「神社修整维护需要钱财,阴阳生的修行食宿也需要钱财,固定的俸禄虽丰厚,不比陛下召见一回所得的赏赐多。我又何尝愿意车马劳顿呢?然而跑这一趟,陛下得以安心,神社获得一笔额外收入,皆大欢喜的事情,也就容不得我偷懒啦。」

 

……

好像真的是根据厚颜无耻的程度来升职的呢。

 

 

 

评论 ( 7 )
热度 ( 12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