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江古田笑巴克 01

江古田笑巴克

 

 

 

01 只有橘子会穿白色纯棉配镂空的大胆胖次

 

 

 

多年后歌仙写起回忆录时——我是说他有闲情写回忆录的话——必不会忘记这个下午,这家店面,这位老板和老板的狐朋狗友。那么追溯起来,多半还要从他依照惯例踏入这家咖啡店蹭了一个钟头的wifi后开始说起。

他蹭了一个钟头的冷气与wifi,老板就蹲在门口抽了一个钟头的纸烟。仔细观察的话,老板毫无疑问是个美男子,蹲在老板身旁的眼罩友人也毫无疑问是个美男子,两个个性美男子在街边默默抽烟按说理当是很赏心悦目的事情,就时下的风气来说本该不乏大胆的女孩子过来搭讪——然而两人蹲在门口,其中老板大开着两腿,外八字的脚,姿态过于不雅,多少美貌风流都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眼罩友人也并非完全是受到牵连,因为两个人还玩着幼稚的猜内裤游戏,一点没有减小声音的意识,歌仙的座位离门口有相当一段距离,仍然将两人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老板叼着半支烟神情放空:“不要小看女子高生的狂野内心嘛,一根压紫色丁字吊袜带。”

眼罩友人叼着四分之一支烟面无表情:“超短裙当然要配白色南瓜裤。”

“白色完全是不成熟的童贞才会有的幻想我早知道你的本性是——看上看下看左看右!中招太容易毫无挑战性,去吧遛一圈儿哪。”

眼罩友人被老板拍拍肩膀,拧着眉瞄准路过的女子高生百米往返跑,奔跑的气流轻松带起半边超短裙,露出与鞋子同色的丁字裤。

老板吹着口哨迎接奔回来的眼罩友人和眼罩友人的一根烟。

 

……情况大体就是这样。赌十次的话,总有七八次是老板猜中。决定掀裙子看胖次的人选时,会在看方向的游戏里反复中招的也是那位眼罩友人。

 

然而人间万事没有什么事情是百分之百发生,就像非洲婶闯三条大桥的最后关头,扔一百次十二面骰少说也能扔出一回子,那么资深非洲同胞眼罩友人撞了大运让老板中招,也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

至于打赌对象穿着全套艺妓装束这种可能,大约就是相对偶然中蕴藏的绝对必然了。

 

就连老板的脸上也透出一丝犹豫,站起身并没有立刻行动,转着脚腕确认着二人的打赌情况:“白色?真的还是猜白色?诶~就算艺妓也要与时俱进的哟,不过真被我猜中了是情趣内裤锁的话可能不太好喔?”

眼罩友人无情地做出踹他的姿势:“先去把人家衣服扒起来再说吧。”

老板是个豁得出去的汉子,老板冲出去了!就在老板踩着艺妓衣服的下摆假摔的同时,店内歌仙幽幽一叹:“这么缺乏常识的错误,真是太不风雅了。”

“既然是艺妓,就该猜她不穿内裤才是。”

 

 

也许青江应该庆幸之前没有拉上歌仙一起猜内裤,不然此刻他就要和光忠一人输一根烟给歌仙。

一根烟不是什么大事,此刻青江也顾不上赌注的事情。

艺妓装束又厚又重,找对了位置还是可以扒开的。然而扒开后的情景不光出乎青江和光忠的意料,甚至也超出了歌仙的意料。

嗯,该怎么描述这个情景呢?

青江脑子有点晕,并且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一句儿歌:

大象的鼻子长又长啊,长长的鼻子有用场。他用鼻子来喝水啊,他用鼻子来打狼。

……

 

然后青江被打了。

应该庆幸不是被大象鼻子打的吗?等一下,不是开黄腔的时候!青江敏捷地跳起来向店里冲,次郎兜起下摆往店里冲!次郎要气炸了!被看到大象不要紧,但这身衣服穿起来麻烦得要命!虽然他也乐在其中,但本来他正在前往艺妓屋的路上,这会儿衣服被扒乱肯定赶不及重新穿好去上班,也就意味着迟到,也就意味着丢了全勤,也就意味着下个月不能免费无限畅饮美酒——念及此,次郎悲痛欲绝,追着青江殴打,然而总追不上,倒是长衣长袖挂倒了许多桌椅杯盏。

歌仙与光忠默契对视一眼,深藏功与名,默默向门外移动,才移动两步就被青江点名:“皮卡丘过来帮手!文青报警有人砸店!蹭我的冷气用我的wifi放你们浪这么久也是报答我的时候了!”话说到这份儿上可就有点重,歌仙无奈地报警潦草说明了地址情况,就见次郎和青江光忠一对二敌视中——次郎想打废两人固然是追不上,然而两人试图掌握主动回殴次郎却也打不过,僵持不下一时冷场,不过片刻竟然远远响起了警笛声。

 

咦,日本的条子竟然效率这么高了?

在场四人如是想到。

 

扒衣服的事情毕竟没什么明处的伤害证据,进了局子一问估计还是砸人家店的罪过比较大。没等次郎拿定主意跑还是留,风风火火闯进门的条子一把按倒歌仙控制起来,打头的青年警部补一脸如临大敌:“果然是你!二代目!你做了什么!”

 

歌仙被按在咖啡桌上,冷冷地撩起眼皮瞥一眼年轻的警部补,即兴赋短歌一首:

“是我报的警。”

“情况都没弄清楚?”

“快他妈切腹!”

 

 

 

评论 ( 9 )
热度 ( 6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