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江古田笑巴克 02

02 不懂女人心的男人性向成谜,太懂女人心的男人性向成谜

 

 

 

说起“江古田的一家店”,稍微熟一点地头的都民都能明白说的那家店有多寒酸。东京就是这样,有涩谷系原宿系的辣妹在银座出没,也有开着腿八着脚的中退小青年蹲在小咖啡店门前抽烟,珍珠的自由与顽石的自由,出于自身意愿的都是不分高下的自由。

所以青江的店面装修好之后,当地人完全没有上过当:呵呵欺负咱不熟悉人家的商标分不清女神和女鬼,欺负咱不懂英语不晓得star和smile的区别,然而我们这种地方,附近一个不怎么有名的三流大学,一个不怎么热闹的车站,哦哦还有趁着杀人小学生基友篇的热播小小火了一把但早已废弃几十年并没有什么卵用的高中,这样的地段怎么可能被米国爸爸的连锁店看上?

当然青江坚称他绝不是山寨星巴克只是想开个笑巴克表达笑着赚钱的主题,嘛随便听听就好了。

 

显然这种环境下常坐咖啡店的也就那么些熟客。虽然不曾留心打探过,被蹭了这么久的冷气和wifi,青江自认对每位客人都有点深入的了解。

歌仙无疑是其中比较特别的一人——一个男人,一个壮硕的男人,一个穿着袴走来走去的壮硕的男人。第一次听到他拨打电话自称“僕だよ、歌仙だ”时,青江认为自己捕捉到了这位三流大学文学讲师的柔软内心。虽然现代社会里自称歌仙完全是中二病的表现,文青嘛,也不妨以美化的态度称之为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而现在,壮硕的歌仙被警察们控制起来,被称为“二代目”,并且毫不惊慌地吼一个警部补去切腹。

 

啊,果然,粉毛切开都是黑的。

青江的世界观崩塌了。

 

歌仙并不是有意隐瞒身份,本来他也真的是文学讲师,没必要专门自我介绍是极道头目嘛。

其实这些年歌仙已经很少去巡视自家俱乐部了,只在新的头目落跑后露个头表示“混账们瞧好嘞太上皇还在!”——说来也是一把辛酸泪,兼定组的头目经常落跑,大概是因为俱乐部生意普普通通不算好,有的去做生意有的去做白领,有几个干脆躲出了东京,只有热爱风雅就近教书的歌仙跑得了人跑不了大学每每被拉回去救场。

即使如此和泉守也绝对是兼定组历代头目候选人中的异类——他把户籍迁回乡下老家,跑去做条子了!做条子也就算了,还做到警部补,还很不懂事,咬着兼定组和他不放试图抓些把柄。

不像话!遵纪守法的极道团体难道不比做账偷税的会社干净?可惜这个差点成为兼定组十一代目的小破孩不懂。

是挣脱控制大打出手呢还是踹小破孩警部补屁股呢还是揍一顿小破孩警部补再踹他的屁股呢?和泉守不懂事有人懂事,旁边的娃娃脸警部察觉不对笑着打圆场:“所以,哪位能说明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一看就是东京最后的良心·光忠身上。

 

 

四人被拉到警视厅里时之前接到歌仙报警的警员才刚刚要出队了解情况,本来这种事会出动一课的警部和警部补就很奇怪,原来是和泉守等人刚刚办完一件刑事案路过,车窗一晃瞥到路边似乎有歌仙出没,和泉守便鸡血上涌不问青红皂白奔过去捕捉二代目。

没抓住歌仙的把柄不说还抓错人的和泉守沮丧地垂下头,四课的加州清光经过时转头与大和守安定商量要不要晚上拉和泉守去喝酒散心,没听到安定回答就听一旁的娃娃脸警部笑道:“一下子解决两个案件,节省了警力,不愧是兼さん!”

和泉守原地满血:“哈哈这点事情!”

“东京的和平今天也拜托兼さん了!”

“嗯哼都交给我吧!”

……

担心单细胞偶像派的心情真是浪费感情。

清光挂下一脑袋黑线,拽着安定毫不留情地赶去问话。

 

事情并不复杂,两句话就能问清楚,既然不关兼定组什么事,歌仙顺利走人;光忠没有动手的证据,语声真诚恳切仪态端正良好还有一张东京最后的良心的脸,也被顺利放掉。次郎和青江就有点麻烦,用审问的警员的话来说就是两人看上去都不是正经人,砸不砸店的反正是打架斗殴了,再一查户口嗯?好哇竟然有个未成年,叫监护人来!

 

青江开着腿垂着头坐在走廊边思考叫谁来保释自己。

次郎开着腿垂着头坐在他对面思考会被大哥揍几下。

两人抬头,四目相对,油然而生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情怀。

 

青江决定示好,伸一个拇指:“够大。”

次郎礼尚往来,伸一个拇指:“彼此。”

神官温文尔雅,轻轻敲了次郎的头,拽起次郎转身鞠躬:“竟然胡闹到这里来。这孩子给您添麻烦了,作为补偿……?哦呀。”

平和地对上青江防备的视线,上下打量一番,石切丸微笑道:“……作为补偿,您可以给我添些麻烦。”

 

 

实在是想不出保释人的青江,没有骨气地屈服了。

 

 

 

评论 ( 4 )
热度 ( 5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