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切丸×にっかり青江】王朝艳异绘卷 卷一 END

04

 

 

 

政务从来不是皇室的唯一职能,甚至不是最大职能——至少对于忙碌了一天的平民百姓而言,陛下又推动了什么法令远远比不上陛下的风流韵事来得有吸引力。诸般香艳传闻中往往少不了名动京城的风云人物们登场,所幸这样的人之常情并非不可理解,皇室与豪门都不约而同地睁一眼闭一眼,各书寮的地下生意便在这样的放任中蒸蒸日上。时日一久,京城的风云人物中竟然还起了攀比的风气,私下聚会饮酒赏月时少不了炫耀一番近日又有哪部艳书中有自己出场,偶尔甚至会因为对原型人物的争执不下动起手来。

此番并非青江初次成为故事中的角色。事实上,个中口碑奇佳的几部经典作品『花鸟情事』『你与我与三日月』『秘·白梅少将的放浪天国』中都有以青江为原型的角色登场,『深宫令孃』更是以青江为绝对的男主角,对他曾有随意出入后宫的自由的少年时期进行了极富想象力的猜测。

 

然而这回的情形有些特别。

青江捏着书卷的手指都在抖。

「……天文博士正要告辞,下颚就被捏住,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拉下脖颈,唇上被另一张唇所覆盖。湿热柔软的舌头宛如灵蛇钻进口中,明月少将闷哼一声,即使被咬了一口,稳稳掐住颚骨的手指始终不肯放开。……」

「……『嚷嚷的话,可是会被人发现的。』明月少将含着轻笑在天文博士唇间呢喃,将修长的脖颈弯出一个绮丽的弧度,在月色中毫无忌惮地展露着完美如明月的身躯,灵活地缠上天文博士,『上我,就在这里,就在神明眼前,从正面上我。』……」

长于描写男子间恋情的大手「枕间乱舞」,其作品剧情奔放,措辞露骨,即使是取向正常的男子也会看得面红耳赤,在年轻人间拥有很高的人气。新作在今日午间刊印,天色尚明便销售一空,晚间的饮酒聚会上已有人拿出来探讨,看几行便瞥一眼青江捂嘴窃笑——正是青江手中这部作品。

 

青江脸色早已黑如俱利伽罗,匆匆离席退去,拐过小径时一期一振突兀出现,二话不说行了一个绮丽的土下座,直将青江的怒斥堵回腹中:「拜托了!请务必原谅我可爱的弟弟的鲁莽行事!只要能获取您的原谅我什么都可以做!无论如何请不要伤害我的弟弟!」

青江忍了又忍,仍然忍不下咬牙切齿的狠意:「那就管好你的弟弟,让他不要再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至少他写出来这种无稽的妄想你也不要帮他刊印啊。」

一期一振露出遗憾的弟控笑容:「乱酱是我们全家的小公主,不宠爱他是做不到的,只能请您多多包容了……」

 

说好的弟弟呢。为什么是小公主。还乱酱。

意思就是反正他要写小黄书我能忍也得忍不能忍也得忍忍不了你要跟我拼命。

仗着你家人多吗。真是日了粟田口了。

 

青江暴躁起来,然而并没有和粟田口全家动手的决意,愤然冲去神宫,毫无道理地迁怒石切丸,「竟然真的有人觉得我会看得上土里土气的大人您呢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样抱怨一番后悻悻发问:「那么我身上的妖气清除了吗?」

石切丸露出疑惑的神情:「妖气?」

青江心中产生不详的预感:「就是昨晚大人说我身上有残留妖气需要清除我才会留宿神宫才会被人乱写的不是吗!」

石切丸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啊啊那个,那个妖气,嗯嗯清除啦清除啦。」

「……跟之前哄骗陛下时是相同语气呢。」

「哦呀被发现了?」

「多少掩饰一下好吗!」

「哈哈哈抱歉抱歉~」

石切丸笑得超开心,一点没有抱歉的意思。

青江气炸了。

 

「话说回来,那件单衣并不是『菖蒲』呀。」

「听闻时便觉得奇怪,我见四条一带游走的多是女郎怨灵,想来火事会与四条的舞妓有关,然而舞妓衣衫鲜艳,如何会穿表色为青的『菖蒲』呢?」

「实际见到那作祟的女鬼,果然确认了我的猜想——那件单衣并非夏日的『菖蒲』,而是春日的『早蕨』,只是火事发生在夏日,官员们下意识将单衣的表里色认反,原也寻常。倒是『菖蒲』里色为浓红梅,『早蕨』表色为紫,旁人认错犹可,被誉为「京都明月」的青江大人你认错了,似乎有些不应该喔。」

石切丸老神在在地饮一杯茶,冷不丁道:「再有——狩衣本不以袭色论,硬要说来也不该是『菖蒲』而是『杜若』,一者是青与浓红梅,一者是淡萌黄与淡红梅,更是一点都不相同……明月一样的青江大人,在这些事情上却要土里土气的天文博士来教导,说出去还真是不像话哦。」

 

 

歌仙怜悯地看着砸桌子的青江,趁他咆哮时喂他一口团子:「这是何等不风雅的错失,竟然说石切丸大人土里土气,哎呀哎呀,你大约不晓得石切丸大人的出身……他是三条家的人啊,整个神社都为他一人所有,虽然少有表现,但是说起对风雅之事的精通,或许我也有所不及,只有三日月大人可胜之一筹。你说他土里土气,他这样以牙还牙……啧,竟然走了。」

看着石桌上被捶出的洞,歌仙摇摇头:「……他这样以牙还牙,倒也只是你能享有的待遇了。」

 

 

 

-卷一 白般若 完-

评论 ( 11 )
热度 ( 9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