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江古田笑巴克 05

05 爱我那就走个主线剧情吧

 

 

 

光忠推门进来时,店里的电视机正在放麝香葡萄组合的新单CM,屏幕下方滚动播放着一条一条新闻,青江与歌仙就坐在电视机正下方的桌子旁,对面竟然还坐着前一天刚刚砸过店的次郎。交谈双方正是青江与次郎,一派相谈甚欢的热烈情状,旁边将额发扎了个朝天蒜的歌仙听而不闻,戴了副骚浪的紫色眼镜专心写教案。

光忠有些犹疑地走过去,一个话题已初步结束,次郎端起饮料闻了闻喝一口,忧郁地摇摇头:“男人真是难搞。”

青江心不在焉地甩着发尾,闻言叹息一声:“男人真是难搞……”

歌仙一个字一个字订正着教案,订正了一半忽然愤愤地拍上笔记本:“没错,男人真是难搞!”

……

光忠怀疑自己走错了片场。

这他妈是什么对白,他应该只是到一家小破咖啡店访友蹭wifi而不是逛进了gaybar?

但是想想害得他不愿意回住处只能流浪到咖啡店来的罪魁祸首或者说罪魁祸首们,光忠连惊讶的力气都彻底失去,绕到柜台后面自己调一杯酒多奶少的爱尔兰咖啡仰头喝下:“确实,男人们太难搞了……”

 

放下咖啡杯就看到三道诡异的目光盯着他。

“们。”

“们。”

“们……”青江用唱赞美诗的腔调赞叹道,“真是太激烈了。”

哦这群满脑子渣滓的混蛋,光忠绕出柜台试图解释,混蛋们已经丢开他将注意力集中到另一个人身上:“黑道做老师其实就是真人版极道鲜师吧,小美那种。”

“没错,所以他都觉得难搞的男人一定是真的难搞,学生很难这样吧?应该是社团成员,不过也不一定,熊孩子也是很多的。”

“来来买定离手,学生还是下属?我压下属。”

歌仙摘了眼镜慢条斯理地恐吓:“我家中收藏了三十六个人头标本,你们想成为第三十七和三十八个吗?”

光忠后背一凉警惕起来。

可世界观重塑后的青江拥有大太刀一样强韧的神经,而次郎本来就拥有大太刀一样强韧的神经,加之歌仙忘记解开额头上的朝天蒜,怎么看都缺乏威慑力,两人完全没有顾忌地作着大死:“那,既然这么不开心,说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

 

 

歌仙并不生气,歌仙其实有些纳闷儿:他记得以前青江跟他态度没这么熟络,知道他是兼定组二代目后崩裂了一下反而亲昵放肆起来。世间真的是有这样一种人,他们活得特别特别有勇气。

跟某个不听话的小破条子相比起来简直太可爱了。

歌仙心情有点不错,干脆把事情讲了讲。原来刚才他收到了兼定组干部告状的邮件——这年头帮会都没有以前好混,不会用高科技产品不好意思跟人收保护费——说组织里有个小高层形迹可疑,好几人目击他出入敌对势力的地盘,怀疑他叛变了,要跟敌人联手搞兼定组。

证据却不好弄。小高层身手极好,不是偶然目击,专门派人盯梢的话根本盯不住。

换个别人也好办,直接抓起来打一顿审问清楚;可这人辈分太高了,组里问了一圈竟然没有人比他出道更早,极道最重先后尊卑,没有前辈处理起来棘手得很,不得不告到二代目这里来。

 

就兼定组那点儿破产业连自家组长都看不上三天两头落跑,谁要打你们的主意啊被害妄想症吗!

歌仙嗤之以鼻,尔后又觉得头痛。

那个小高层真的是很难搞。虽然年龄不大,但出道太早了,连歌仙都觉得棘手。

——因为带他出道的人是歌仙的父亲,一代目。

 

 

青江听黑道秘事听得津津有味,见歌仙停下话头立刻使唤光忠:“皮卡皮卡,去做两杯奶茶来!”

次郎连忙扭头挥手:“三杯!三杯!”

光忠的一道眼神死掉了——很好,只有这种时候才会想起我。

东京这么不和平就是因为你们不肯对东京最后的良心好一点。

……然后他还是去做奶茶了。

 

歌仙停了停,回忆一会儿,慢慢道:“虽然偶尔会回去露面,跟那个孩子倒是一直没有再见。他加入组织的时候年龄太小了,现在也只是普通孩子还在念书的年龄,当年为什么吸纳那么小的孩子进组呢,何等的不风雅——但他有个风雅的名字,出自哪一首和歌呢……いのちなりけり……小夜の中山。不错不错,正是西行法师。”

“小狼崽一样的小孩,取了‘小夜’这样的好名字。”

 

 

 

评论 ( 9 )
热度 ( 4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