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かり】王朝艳异绘卷 卷二 06

06

 

 

 

一道道咒术打入少年眉心,没有激起丝毫波澜。闪着灵能光亮的珍贵符纸一张张贴上少年的身躯,灵力努力尝试着钻入少年体内,却被什么东西顽固地挡住。

若是青江能够清清醒醒地站在这里,就会看到雾气中的银白色不断增多。而石切丸能看到的更多——所有银白色雾气,都是以少年为源头喷薄而出。

 

三日月宗近静静地站在一旁,注视着依然是少年模样的「大友」,神情有些恍惚。

 

这些日子连连梦到往事,仔细回想起来并非毫无缘由。

近日那些深夜造访的女官,都没有预先以和歌传情,而是带着花笺登门而来。短歌内容细细看去都很拙劣,毕竟已然登门,又都是沉默柔顺中略带羞怯的模样,与之共度良宵也没有什么不快。

先前一视同仁,没有用心考虑,现在想起,宫中女官多是选取能言善辩的才女,如何会有那么多人文笔粗疏,又如何会有那么多人沉默羞怯,甚至天还不明即匆匆离去,不做任何纠缠的尝试?

 

……

 

夜夜梦到的交缠的长发,跨越数十年的相会。

就是给了你公平,又要如何才能互不相欠。

恍惚间,三日月轻轻握住少年垂落身侧的手。

 

呼的一声,敞开的屋门碰上了。

 

 

即使看不到什么,三日月也察觉到了空气中的异状——落在石切丸的眼中,在三日月碰触到少年的霎那,银白色雾气以疯狂的速度从少年体内涌出,胜过先前速度的百倍,甚至带动了寻常世界的普通空气,聚起足以合上石门的狂风。

先前挡住符纸灵力的执念也受到刺激,无形地弹动之间符纸纷纷脱落化作飞灰。石切丸不得不将自身的灵力直接灌注少年身上尝试定住那些银白雾气,然而收效甚微。

 

那些「雾气」就是纯粹的精神力。

再这样下去,少年一定会死!

 

石切丸狠下心来,用力扯过三日月宗近:「告诉他你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让他忘记你!他的执念太强,再不放开只会加倍消耗精神力,消耗一空就会死!」

 

 

三日月茫然地看着石切丸,片刻后重又看向沉睡的少年。

沉睡多年,也许是无情无欲就不会衰老,看上去甚至比当年还要年少。

 

在舞殿深处吻了他。空荡荡的舞殿会把最细微的声音放大回响,肢体交缠中他只发出一声惊悸的喘息就慌忙咬住手背,甚至隐隐渗出血。怎么就能对自己那么狠呢?三日月伸手指进去,原本只是不想他咬伤自己,却不料他含着手指惶然地睁大眼睛,完全没有咬三日月一口的念头,一边猜测着这一举动的目的,一边小心地舔了舔那两根手指。

……

三日月温柔地笑起来,对少年轻声说道:「当年约定好,明白了和歌的意思后你要写还给我——你的答歌,我已经收下了。写得可不怎么样啊,醒来之后,还要多多练习。」

他低头看着自己与少年握在一起的手。

 

十指相扣着梳理乱发的手。

牵着他的衣袖,反握回去干燥微凉的手。

「明白之后你再写还给我」,许下这样的约定时,不避不闪停留在掌心中的手。

 

不得不放开的手。

 

 

三日月收回手,退开一步,温柔的笑容像是固定在了脸上:「练好一点,写给别人吧。毕竟过了这么多年,我又一直很受欢迎,每天都会拥抱不同的美人,收到不同人写来的花歌,如果还在等你,那么多人都太可怜了。」

「我已经和你印象中的我不一样了。忘了我吧,大友。」

 

话音落下,少年睁开眼睛,定定地注视着他,片刻后弯起眉眼,罕见地微笑起来:

「还是最好看的。三个他们。」

他右手的拇指和小指微微弯起,似乎想要比出三根手指,最终还是放松开来。

他闭上眼睛。

 

银白色的雾气停滞一瞬,开始缓慢地逆向旋转,一点一点流回少年体内。

 

 

三日月静立片刻,噗地笑出声。

 

 

 

————————

下章clear卷二。

是不是今天clear……看我睡醒还有没有肝吧……

评论 ( 12 )
热度 ( 6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