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千金之子 01

大奥paro,刀剑男士大概都会出没。

一本正经放雷,贵圈CP屌乱,疯起来连自己的CP都拆,这才是我的本性。

不要怕,怕也没用,抱紧我【

——————————————————————

千金之子

 

 

 

01

 

 

 

烛台切光忠第一次进入七之口时,一名部屋方捧着洗好的衣物摔倒在他眼前。引路的女中立刻竖起眉毛,抬脚狠狠踩上那名部屋方肩头,便有两边的御末提起木桶将清洗擦地布巾的污水倒在这可怜人的身上。见那部屋方匍匐在地,一动不动地承受惩罚,女中才带了一丝满意的微笑回过头来提点光忠:「就算急步行走在湍流之中也不能够摔倒,就算当头浇下了滚水也不能够出声,这就是女中!你有这样的觉悟吗?」

光忠立刻低头应诺,心中却生出浓浓的荒谬之感。

不仅为这不通人性的规章,也为这不伦不类的大奥。

 

是的,不伦不类。

明明是男子,却要被称为女中。明明是男子,却充满了将军的后宫。

做出这样的变革时,上一代将军究竟在想什么?

 

上一代将军并非更上一代将军的亲生骨肉。传言他还是藩主时收买了当时的大奥总取缔,数十年间大奥没有任何一个新生孩童,又在将军濒死时暗中拉拢了大部分老中,在所有有资格成为将军的候选人之前进入江户,夺取了将军之位。

最初大奥并没有什么改变,然而成为将军后不过半月,大奥每夜都有人听到婴儿哭声。

遣散了所有旧人,征召一批新人,而后新人被遣散,女中被遣散,杂役也被遣散。

大奥空无一人,再没有流言说谁听到婴儿哭声——就在遣散了所有人的当晚,将军终于听到了流言中的婴儿哭声。

最后一根弦绷断了。在黑暗中循着热气摸到最近的活人,压下惊呼,撕裂手掌接触到的所有布料,在埋身于陌生的潮热紧致的瞬间,婴儿哭泣的声音消失了。

 

入驻大奥的除了将军之外的第一个男人,是上一任将军的近卫。

幕府势大,各藩为了表示对幕府的忠诚会把妻女送往江户生活,就是所谓的「大名证人」。然而对于采用了许多不光彩手段夺取将军之位的老将军而言,这点证人完全不能打消他心中的暗鬼。首次尝到男人的滋味后,老将军异想天开,下令要求各藩藩主必须将一名嫡子送入大奥充作将军夫人。

天下哗然,老中们苦苦劝谏,老将军不为所动。就在各藩藩主蠢蠢欲动、想要借口将军无道杀入江户时,老将军雷厉风行,连夜率军奔赴京都,包围了天皇御所,要求公家下嫁一名皇子作为将军正室。

僵持一日一夜,天皇懦弱胆怯,终于开了宫门,送出一名皇子。

各藩得到消息时大势已去。天皇已作出表率,出身高贵的皇子都要被抬入大奥成为御台所,各藩再无借口,默默选了嫡子送入江户。

大奥总取缔、御目见以上、近侍、杂役、仆佣,统统换作了男人,不过是因为时日尚短,许多称呼制度仓促沿用不及修改,才有男子成为女中、夫人的荒谬之事。恐惧着婴儿哭声,迷恋着男子肉体,老将军下令,从前「大奥除将军外男子不得入内」的铁律,终于变成了「大奥不得有女子出入,不得有婴儿诞生」。

 

正因为打定了主意不要子嗣,老将军早早开始从各藩子弟中寻找新的继承人。藩主们想方设法让宠爱的儿子在老将军眼前露脸,让送入大奥的儿子在老将军耳边吹风,争斗手段花样百出,临了临了,新将军的人选谁都没有想到。

左文字家的二公子,虽然是武家子弟,做派却更近似公家:柔弱妖娆,风流婉媚,从来不见他上马骑射,只知晓即使是视武家为蛮夷的京都公家也交口称赞他的风姿。笑话,那些怪腔怪调的京都贵族,还以为如今是平安时代,天下是腐烂在温柔乡中的他们的天下吗?藩主们冷眼旁观,倒要看看这左文字二公子如何能安稳坐到将军之位上。大奥就是最好的突破点:若是新将军更改规章,重新让女子充入大奥,就可以借口他对先将军不尊,发兵干掉他;若是他聪明些不改规章,就那风中弱柳一般的身姿,藩主们敢将嫡子送入大奥,他这个将军当真敢去睡吗?

 

他敢。

不过变了手段,进入大奥的尊贵男子们不必屈于将军身下,反而可以在将军身上寻找欢愉。

有生之年一睡将军,对于被送入江户做棋子的儿郎们简直是可以令虚荣心爆棚的诱惑,大奥进入了奇妙的平衡状态。有藩主心怀不轨,送出嫡子时对儿子面授机宜,要他在行房之时趁其不备扼死将军,数日后迎来的是江户送出的人头,以及杀气冲天的一队精兵。

一藩藩主被屠了满门,藩主们这才开始正视那名隐于将军身侧,影子一般的大奥总取缔。

压切长谷部。

传言他以节流为名,裁去了大奥中许多职位,其中就包括旁听将军房事的御天寝。出事当晚,压切长谷部就如往常一般持刀跪坐屏风之外,面无表情地听着屏风内的一切动静。那名夫人稍有异动就为他察觉,未及回头已被他砍下头颅,满腔热血喷了将军一身,美丽的将军脖子上仍有被扼住的淤青,按着额角在鲜血中笑得全身发抖。

他在笑声中脱下外袍,沉默地包裹住将军满是鲜血的赤裸的身体。

 

 

传言中的杀神,大奥实际上的最高权力者,此刻就在光忠面前。两人之间的矮桌上摆着一纸契书,约定了光忠的工作、酬劳,并要求他不得与任何人、以任何形式提起大奥内发生的任何事。

咬破手指时光忠回头,然而他已看不到大奥之外的阳光。

按下手印的那一刻,光忠清楚,自己永远不能离开大奥了。

 

 

 

评论 ( 10 )
热度 ( 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