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ALL张|叶张/乐张/喻张/安张】郎君成群 08

郎君成群01 02 03 04 05 06 07

叶张。

说好的各有各的真爱脸(?

大概还有3章完结吧。卡个整数多好,偏偏卡个11,也是孤独(。

雷,理性阅读。【

——————————

 

 

 

接下来的三天不只是张新杰的噩梦,更是安文逸的噩梦。当时选择将错就错原是相信喻文州有足够的手段死中求生,却想不到喻文州的手段会这样激烈——北厢房屋门紧闭不开,下人端来饭食只能从窗户递送,三天没有出现在铺子里查账的张家主人就被关在这没有灯火的房间里,没日没夜地被自己纳进来的两位先生共同侵|犯。他们换了许多夸张的姿势,有时攻击全身要害,有时一同进入一点,被迫体会的快|感蚀心腐骨,连续不断的发泄到最后张新杰体内流出来的液体几乎淡到透明——即使如此喻文州也没有要放过他的迹象,冷静得近乎冷酷,他绝食消极反抗也不为所动,一口一口嚼碎食物渡到他口中去。

而喻文州由始至终衣衫完整,仅仅使用手与口舌直接碰触张新杰的身体。安文逸时时会错觉自己不过是喻文州手中的道具,终极目的明明是敲碎张新杰的心,可在那之前安文逸也被敲碎了。

 

并不是没有想过到此为止。喻文州真的爱着张新杰吗?爱着又怎么能忍心让他这么痛苦?如此想着的时候,安文逸会盯着喻文州的后颈,只要一个手刀重重砍在那里,全心关注着张新杰的喻文州会毫无防备地倒下,那么一切就结束了——一切,连同他隐藏多年的爱慕。他不可能继续留在园子里,即使留下也不可能再见到张新杰。

那是他永远不肯选择的路。即使眼前这条路完全没有光亮存在,他也不得不走下去。你看,他有什么资格质疑喻文州的爱情?宁愿破碎着亲吻张新杰惨白的嘴唇忏悔也不打开牢笼,他和喻文州又有什么不同?

 

而人生总是不如意的事更多,园子里的人大多体会深刻。即使抛开未来想要一条路走到黑,也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顺遂的事。

北厢房附近服侍的下人早在隐约听到动静时远远避开,身份不够谁都惹不起自然不会试图解决问题。而第三天夜里忽然有人敲了门,淡淡的洋烟味道飘进屋子里,叶修懒懒散散的声音响起:“月中是我的日子,人给我吧。”

张新杰从半昏迷的状态稍稍醒转,眼睫微微一动喻文州便低下头去亲吻他的眼睛,似是完全没有听到门外人声。安文逸心头一跳,缓慢退开两步——果然如他所想,连喜堂大门都会踹开的叶修,只在门外等了一刻便一脚踹开房门。

踹了门也没什么生气模样,还拿了根杆子挑着一只鲜艳的大红灯笼,与懒散的形象全不符合。他扬扬手上挑着的灯笼,灯笼大幅度地左右摇摆,看上去甚至有点滑稽,但房间里除了他之外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

 

叶修看着张新杰,神情十分淡定,仿佛张新杰还是那个衣冠楚楚的张先生:“说好的不能让底下人看笑话呢?到了日子你不来,别人还当我失宠了,随便有几个捧高踩低的,赶明儿我烟都没得抽。”

说着叶修便去抱张新杰,喻文州不松手,凉凉地睨着叶修,突兀发问:“我当你并不爱他?”

“爱?”叶修把这个字嚼嚼,再看向喻文州时满目宽容,只像在看不懂事的孩子,“爱不爱的,我都是他的大先生,怎么说,明媒正娶?当家主夫?正宫?皇后娘娘?乖,不要挑战权威。”夹七缠八地胡扯着,手上已夺了张新杰去。灯笼的红光就在喻文州和安文逸的视线中摇摇晃晃远离,终于熄灭在黑暗之中。

 

 

沿途并没有谁敢上来招呼服侍,东厢房里倒是早早备下热水木桶。张新杰伏在叶修肩头,说不好是昏迷还是睡着,叶修不客气地拽着他往下扒,反而被掐了个狠的——失去了意识也心怀恐惧,要被剥离热源时张新杰本能地蜷起手指,深深掐进叶修肩头。

叶修龇了龇牙,索性和着衣服踩进水里。

入水后张新杰渐渐醒转,青白着面色松手退到木桶一端,叶修双臂支到木桶外十分大爷,不冷不热地批评道:“你活该的。”

张新杰垂下眼睛,半晌点了点头。

“招惹一个园子的人,三天两头睡人家一觉回头说不要人家的心,这就是下场,还是轻的,懂不懂?罪魁祸首,万恶之源,说的就是你这种。”

张新杰半张脸沉入水中,还是点了点头。

“别人也有罪过吧。总是比你少。”

点头。

“知道错了?”

点头。

“嘶……掐出血了都,其实你刚才醒着吧,故意的?”

摇头摇头。

“行吧。相信你。过不过来?”

叶修翻起手掌,支着木桶的大爷姿势便变成了张开双臂的怀抱。张新杰从水中抬起头,可以从叶修眼底看到一点妥帖的温柔。

 

与叶修的相处其实比所有人想象得都融洽。表现在外的是冷淡,冷淡却也长久,对任何人都无法宣之于口的苦楚隐秘可以毫无顾忌地倾诉给这个人听,甚至连倾诉都不必,他自然会看到,而后被他批评——被他包容。

本可以不包容的。仇视都是理所应当。

园子里众人各有各的辛苦。最随性的看似是叶修,但说不定叶修才是最辛苦的那个。离家出走寻找自由,最后因为弟弟自返囚笼,看似不受束缚,不为家族羁绊、不为财产羁绊,却会为人羁绊。天下处处是人,走到哪里他会不辛苦?

 

究竟还要拖累多少人才是尽头?

 

 

张新杰慢慢靠过去,从叶修的怀中汲取温暖和决意。叶修仰起头,在水蒸气中模糊不清地笑道:“……也是时候了。”

像是在对张新杰说话,也仿佛不过是自言自语罢了。

 

 

 

评论 ( 10 )
热度 ( 6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