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ALL张|叶张/乐张/喻张/安张】郎君成群 09

郎君成群01 02 03 04 05 06 07 08

乐张。

考虑再三还是删掉了一些回忆杀(。有人想看的话,可能会把乐张在法国谈恋爱的故事搞个完整番外?吧。

唔……看缘分。

——————————

 

 

 

第四天张新杰依旧没有出现在铺子里。掌柜们隐隐有些骚动,拿不准主家到底是个什么主意,几个大掌柜商量一番便守在园子外想跟小张先生讨个示下,却得了一句“便宜行事”。

回到本家接手了所有产业后事必躬亲的小张先生,竟然让他们便宜行事。

掌柜们且惊且疑,观望着并不敢全信。张新杰躺在床上闭目假寐,全心思考着叶修的话。

叶修说,想想这几日在一生里能占多大分量。

 

听上去像是开解安慰,但他清楚叶修并不是会专门说安慰话语的人。一个字一个字掰开了细想,想着想着魂游天外:一生,原来他也是会有一生的人么?

 

年少时也曾意气风发,不乏轻狂之举。谈下发行校刊的许可并拉到第一笔资金后,几个年轻人并肩站在夕阳下,在校内最高的建筑楼顶放声喊出未来理想,他仍记得当时自己用手圈成喇叭大喊:“我是张新杰!我会让全世界都听到我的声音!”几个同伴掏着耳朵大笑,说看不出来主编嗓门儿还挺大,但要实现理想还得再大声一点。

后来去了法兰西,认识了张佳乐,未来的图景里自然而然地多了一个人:与张佳乐并肩奋斗,与张佳乐看尽世间美丑,十指相扣着丧生于战火硝烟中不乏浪漫,垂垂老矣时戴着老花镜侦察张佳乐偷藏的糖果更是幸福。

 

生病之后,他再也无法像当年那样喊出直抒胸臆的声音。再也不去想象未来,彻底忘记自己还有一生。

可是仔细追究起来,毁了一切的并不是那古怪的痛症。

从他选择了不计手段地活着开始,其实他一刻都没有真的“活着”。生存的时间得到了延长,可毁了他的一生、他的未来甚至别人的一生、别人的未来的,正是这种扭曲的生存。

 

一生明明有那么长。

 

他惯于把所有事情抓在手里,生怕一个照料不到导致失败,想方设法满足亲人长辈的意愿,生怕令旁人失望。一次账目失误,人生就完结了吗?一个失望的眼神,从此就没有未来了吗?不依言治疗频繁发病就无法继承家业,不继承家业世界会迎来末日吗?

他就是为了这些东西丢掉未来,人不人鬼不鬼地活着?

 

 

张新杰怔怔地看着天花板,不知不觉间夜色沉下来。

而后他听到了歌声。

 

张佳乐盘腿坐在窗外,抱一捧狗尾巴草唱着荒腔走板的歌:

“Vous ne ressemblez pas à ma rose(你并不像我的玫瑰)

 Même si un passant ordinaire(也许一个普通的路人)

 Pouvait prétendre le contraire(会认为你和他们没什么不同)

 Vous n'êtes rien encore(但你现在仍旧什么都不是)”

他唱得深情,演得投入,一时嫌弃地扭开头,一时又转回来对着狗尾巴草认真告白:

“Vous êtes belles mais vous êtes vides(你是这样美好又是如此空洞)

 On ne peut pas mourir pour vous(人们不会为了你而死去)

 Et à elle toute seule, ma rose(他仅仅是我的玫瑰)

 Compte bien plus que tout(但他比一切都美好)”

 

那三天里发生的事情最终还是隐晦地传入了张佳乐耳中。无论是张新杰的病、张新杰的苦衷还是张新杰的遭遇,张佳乐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关系者。这说明新杰最爱的人确实是自己啊,张佳乐想。因为被爱着所以被隐瞒,被推开,被隔在安全线外,一切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悄悄地发生又结束,反正知道了也没用。

确实他知道了也做不了什么。治不了那种怪病,无法让时间倒流,后知后觉地听说了也只能想出唱歌哄人开心的主意,却比当年更不如,此时的他连个吉他都没有。

 

可是新杰啊,什么都做不了,我也想离你近一点。

 

“Puisque c'est elle que j'ai arrosée(因为我把他浇灌)

 Puisque c'est elle que j'ai protégée(因为我把他保护)

 Puisque c'est elle que j'ai écoutée(因为我听他倾诉)”

看到张新杰出现在窗前,张佳乐身体晃得越来越嗨,一边笑一边唱歌,忽然落下眼泪。

为什么不来依靠他呢。

为什么总要替他做决定呢。

委屈忽然就涌上心头,他用力擦掉眼泪,声音有些嘶哑:

“Puisque c'est ma rose(因为他是我的玫瑰)”

 

 

 

————————————

乐哥的

《小王子》那会儿已经写出来了,音乐剧版应该是没有的。

反正我要让他唱……他就唱了吧,冬麦(。

评论 ( 6 )
热度 ( 5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