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千金之子 03

大奥paro,刀剑男士大概都会出没。

一本正经放雷,贵圈CP屌乱,疯起来连自己的CP都拆,这才是我的本性。

幸运的中奖观众 @星期天午后三点 ,请在本章评论区回复想看的拉郎,随便屌乱一下给你看♥

——————————————————————

03

 

 

 

隔日,御三之间们凑钱孝敬了两只肥鸡来,隐隐有以二人为首的意思。光忠已知晓那人名唤大俱利伽罗,夜晚无法看清,白天才发现那人手臂上纹着俱利伽罗龙,究竟是真名还是假名?光忠并不以为意,唯一需要发愁的或许是该唤此人俱利酱还是伽罗酱,见大俱利伽罗对两只肥鸡不闻不问,便一点不客气地拎走,趁着休息时间借了地方料理一番,回来试探着唤一声「俱利酱」——果然香气四溢的肥鸡起了作用,大俱利伽罗闭着眼就爬了起来,睁眼看看光忠又看向庭院空处,沉默半晌开口:「我要腿。」

光忠大笑着撕了两条鸡腿递给他。

 

御台所到来的日子越来越近,与御台所相关的流言也越来越多。御台所的陪嫁诸多,最值得关注的从来不是御台所,即使是大奥里还充满着女子的时代,出于对天皇的防备,绝少有将军会宠爱御台所,更是少有御台所能怀孕生子。如今大奥充满男人,想通过联姻得子争取将军之位的谋划已毫无可能,会被送来做御台所的皇子不过是弃子;反而陪嫁者之中,不乏有机会获封夫人一举得宠的公家子弟,其中风头最劲的无疑是兼定家的次子歌仙兼定。

传言歌仙才华冠绝京都,有「光华公子」美名的三日月殿下曾摸到他睡房之外吟和歌求欢,歌仙急智,压紧竹帘作和歌婉拒;如是往复三十六回,三日月殿下没有作出第三十七首恋歌,笑着放下扇子离开,天明之后便成了传遍京都的佳话,不好男色的贵族子弟都不禁心向往之。此番幕府特意邀请歌仙同来江户,名义上是聘请歌仙作为大奥女中的诗书教习,谁都知道那不过是成为将军侧室之前的过渡罢了。

「也不知咱们那柔弱的将军公主要个辉夜姬来做什么,真的能做得起来?」闲着跑来八卦的御末猜测道,猥琐地嘿笑两声,大俱利伽罗专心咬鸡腿,光忠只当没听见——却有个声音插进来回答:「歌仙才不是辉夜姬呢!」

光忠打量着这凭空冒出来的漂亮男孩,小男孩认真地同那名御末计较着:「歌仙又高又强壮,有这——么大的胸,这——么大的屁股。」御末本来还想再讲两句荤话,听小男孩如此直白反而被噎得好没意思,顿了顿悻悻道:「少做点梦,跑你的腿去吧,是不是辉夜姬哪里就能让你见着!」显然是把小男孩当成了那些从商人之子中选入大奥来跑腿的御犬子供。

 

光忠并不这么想。

诚然江户商人地位已提高不少,御犬子供又在很多高级女中甚至夫人眼前有点体面,容貌漂亮衣衫华丽也属正常。但这孩子很缺乏红尘气,简直不是能在人间养大的,寻常商人家哪里生得出这样的男孩?

这样想着,光忠看向男孩的目光便带了点思索。男孩却被另一边吸引了注意力,啪哒啪哒跑到大俱利伽罗身前,大俱利伽罗抬了抬眼皮,默不作声地转了半圈背对男孩,男孩再次啪哒啪哒绕到他身前——好个年少识货的正太,竟是盯上了光忠出品的鸡腿。

大俱利伽罗一点都没有遇到知己的喜悦,脸上又黑了半个色号,闷头加快速度啃鸡腿,飞快地啃到只剩鸡骨头。

光忠哭笑不得,看小男孩嘴一扁要哭似的,才要设法安抚,手还没碰到衣服就见男孩被人抱起来:「殿下可不应该乱跑吓唬人哪。」

男孩已没有半点要哭的意思,睁大眼睛去扯来人的脸:「吓唬人不是表达亲近吗?」

「当然是亲近,」来人循循善诱,「所以只能吓唬熟人。殿下尊贵,亲近陌生人只会让他们惶恐。」

男孩若有所思点头,光忠嘴角抽了抽。

 

那人抱着男孩,居高临下地问:「鸡腿是谁做的?」

光忠依礼伏身,深深低下头,感受到强烈的目光在后脑停留,许久才听到吩咐:「明天起去做御仲居。」

抬头时那人已经走远,白衣白发的身影在大奥中异常显眼。

 

 

这可糟糕极了,光忠暗自苦笑。

不出所料,小男孩就是远道而来的御台所。观其形貌,想必是多年前得了失魂症、心智身体都不再成长的今剑殿下,被当作弃子送进大奥来虽说残忍,却也是意料中事。

然而糟糕的并非是遇到御台所。

敢于撇开压切长谷部、在大奥里随意更改人事任命,如今只有御台所陪嫁而来的上臈御年寄有这个权力。

换了别人,还可能只是随性而做、没什么深意,唯独这个人绝不可能如此简单。

 

 

当时光忠与此人只有一帘之隔,听着此人在帘内轻笑:「父亲,您这话可真是吓到儿子了。」

老迈的家主低声叹息:「虽说五条家与皇室有血脉亲缘,毕竟大势不可违,许多贵族已经在暗中笼络武家,我们再不动作,早晚要全家覆亡,只得委屈你了……」

「您没明白儿子的意思。做个侧室有什么用?宗三不改大奥规章不过是情势所迫,甚至未必能喜欢男人,又不可能诞下子嗣,难道父亲还期待我能俘获宗三的真心?」

「这也是无法可想,只好……」

「有法可想。」他打断了家主的叹息,「进大奥可以,进去了就要坐个长久位置。侧室不长久,甚至正室也不长久。」

 

「超脱才能长久,最长久的就是大奥总取缔。索性就做陪嫁的上臈御年寄,儿子还真有兴致会会那个压切长谷部。」

隔着帘子只能看到模糊身影,但那身影确实是挺直了脊背,声音里没有半分不情愿,甚至透出了野心勃勃的意思。

 

 

这就开始试探了吗?

鹤丸国永。

 

 

 

评论 ( 6 )
热度 ( 2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