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叶攻|ABO】TruA 01

TruA: 00

☆世界观基于所有人都该装B。正文中会逐步介绍,看不看都随意

叶攻不是叶all,很多人爱老叶,不至于所有人爱老叶

☆抑制剂不失效,打个炮怀不了,平权虽然有,平的不是O

★作者学艺不精,文理都是半吊子,脑洞之外就靠胡说八道,而且坑品不行,还是劝你谨慎考虑一下再看

评论才是补魔根源√开头杀也有春天×

 

 

 

01 FAnciness

 

 

 

百花公国地处偏僻,民风淳朴,家家户户以养花为生,是个不算富饶但十分美丽的国家。

百花大公性情温柔善良,作为父亲、丈夫来说是个难得的好人,作为大公却并不合格。许多国家都觊觎着百花公国的领土,能拯救百花公国的只有被称为“百花英雄”的神赐血脉者。

张佳乐就是这一代的“百花英雄”,出生时异香十里,举国欢腾。大祭司将他接入神殿悉心教导,七岁便打遍祭司无敌手,十三岁时即将迎来保卫国土人民的第一战。

首战前夜,坐在狭窄的房间里,张佳乐紧张又兴奋,偷偷换上有奇怪花朵标志的战袍臭美。战袍华美又轻便,闪转腾挪间就如一朵大花盛开再合拢,花开花谢飞速轮转,只看外表都会相信他一定是神赐血脉者。

赢了这一战,是不是就能随心所欲出去玩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同龄的小孩,偶尔偷偷溜出神殿也只能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打转。百花的国民都在哪里呢?祭司说国民都特别尊敬神赐血脉者,出去乱跑只会让大家诚惶诚恐,彻底打乱他们的生活。可是他不会乱跑的,也不会到处嚷嚷自己是百花英雄,他会假装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小男孩,去找其他的小男孩玩。

……

 

叶修抱着膝盖坐在角斗场观战席的第一排座椅上,面无表情地听着后边几个大人争执。百花财团代表人大发雷霆:“签合约说的是十五岁首战,现在他才十三岁!百花做的不是儿童用品生意!观众看到百花用个毛孩子做代言会怎么想!你们这是蓄意毁约,没有合理解释的话百花将不再担任赞助商!”

角斗场负责人擦着汗连连点头,见对方话音稍歇连忙调出监控讨好地捧到对方眼前:“您看,两岁的差距其实并不明显,alpha发育得早,抽条也比beta快,多漂亮的小少年啊,不说谁会想到他才十三岁?”

百花代表人看着图像中花一样的男孩子有点消气,声音也和缓了不少:“签这个长约百花可是投入了大笔资金,计划里要好好运作宣传一下他的出道战,现在这么匆忙都来不及联系媒体,万一出道战没打响你们要怎么负责?慢慢来才能互惠互利,你们这么急又能拿到什么好处?”

一听话头还有转圜余地,负责人打蛇随棍上叫起了苦:“我们也得听上面的吩咐啊,上面急着要让前排那个祖宗登场,合年龄的只有贵财团的角斗士,总不能让二三十岁的角斗士去跟个十四岁小男孩打架啊。角斗场要是得罪了高层,那可不是一个两个角斗士的问题了,万一上头借机把我们这儿封了,贵财团亏得更大不是嘛?”见对方神情松动,再接再厉凑过去低语,“而且也不全是坏事嘛,之前贵财团要走的提取物,听说已经研制出新品情趣香水了?趁此机会一并推出,贵财团的角斗士品貌一流肯定能红,一说‘人气角斗士的少年体香’还不卖疯了?”

百花代表人剔了剔眉,用眼角睨了负责人一眼:“管好你的嘴。”倒也不是恼火的声气。又过片刻低声询问:“那这孩子是哪家的代言?”

负责人跟他咬耳朵:“谁敢用他代言,这是叶家那孩子!”

“叶家那个?怎么给送到这儿来了?”百花代表人目光一凝,思量片刻却笑起来,“这倒不用担心了,叶家孩子的出道战谁不想看?倒是我们借了叶家的光。说到这个,这孩子的文案又是谁操刀的啊?”

“也就跟您才露这个底!照例请的林作家,写他是嘉世帝国的少年战神,此次见百花公国顽强英勇,亲自约战百花英雄一试锋芒!”

“哈哈哈哈俗了点儿吧这个套路……”

“俗才有市场嘛您说是不是……”

 

他们咬耳朵咬得欢,却不知alpha耳聪目明远胜旁人,叶修更是alpha中的alpha,一字不落地听在耳中。

叶修的手指越攥越紧。

 

几年后的叶修终将明白,被送到alpha角斗场来其实是父亲对他的保护。诚然叶爸爸功高权重,然而性别防范管理科一向是铁板一块,军方政客都休想伸进手去。若是被送进研究室,被洗脑切片做药人都是名正言顺,叶爸爸再想保儿子一命也是无能为力;倒不如进这alpha角斗场来,虽然是个类似“楚门的世界”一般的地方,但所有角斗士的行为都被实时监控了剪辑成节目在收费频道二十四小时播放,一些魅力惊人的角斗士不乏热情粉丝,轻易没人敢对这里的alpha下手。

可现在的叶修才只十四岁,想不到那么深远。他只知道他被带离叶家,父亲没有来救他,却把他送到了这个地方。他以为收费节目中的故事都是演员表演,却没想到一切都在真实发生,角斗士们都是真心实意地舍死忘生——只不过,理由是假的,他们的整个人生都是假的。他们真刀真枪地为国民拼命时,他们的“国民”却只是看台上分头下注的看客,关心输赢也不是为了国运存亡,而是在乎自己翻了本还是赔了钱。就像远古时代那种叫“斗蛐蛐”的游戏,过去现在那些倾家荡产的赌徒都是罪有应得,可谁来同情那些平白遭殃的蛐蛐。

他的父亲就是把他送到这个地方来,这个罐子里,让他做一只蛐蛐。

 

他在黑暗中闭上眼。睁开眼时已天光大亮。

罐子开了。

 

 

 

评论 ( 11 )
热度 ( 5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