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かり】王朝艳异绘卷 卷三 01

卷一 白般若01 02 03 END

卷二 鸦(三日骨)01 02 03 04 05 06 END

 

大纲推翻重来了一半,全文大概5or6卷,之后每卷都会有副CP出现,是的我食言了……希望不要肥起来(

想印个漂亮的小本儿,很好的纸做成奏章样子,求点写意甚至浮世绘风的插图,赠品就枕间乱舞大手本子的精选——有没有人想要,想要吱一吱,人数够我就去约排版画手,噫是不是还该约个主催(。

正文会正常更新,赠品如果成功搞了也会在这儿放全文,约到插图的话也同意画手太太放出来,没有什么需要掏钱才能看的东西,唔。就是任性,想做个漂亮本子,不陪我任性是正常人的选择√

没做过本儿,没逛过展,先吱一吱,我看看人数(。

————————————————————————————————

-卷三 返魂香-

 

 

 

01

 

 

 

山中雾气谓之岚。至于山中有林时,林间雾气益发厚重,白中泛青,怕是当面咫尺都看不清对方身影。

便是在这样层层叠叠的青岚中,一道银光突兀出现又隐没。待青江还刀于鞘,被划开的青岚尚不及合拢,影影绰绰地露出青江艳丽中带有杀气的面容。

这便是青江的修行之道。

刀剑久不出鞘则沉吟,京中不可轻易动刀兵,索性清晨时分出城到山林间修行。真刀与木刀触感不同,实斩与空斩手感相异,露重雾浓相较于晴空万里时,刀刃的入斩角度与重量都会有所偏差,必定要平心静气、灵台空明,湿润的青岚在胸腔里进出,呼吸吐纳间捕捉到最为清凉明澈的一刻,毫不犹豫斩出——

即使是自身的迷茫困顿,一斩之下也会应声破碎。

 

青江并不迟钝,不如说其实他非常敏锐。接连因石切丸而失态,失态当时只觉暴躁,到了此刻再回想却又难以确定暴躁的缘由。只是被写了男子之间的艳情故事,真的有那么不可接受?若将亲吻仅仅视为情势所迫或一场幻梦,又怎么会耿耿于怀至今不忘?更加恶劣的人都曾与之打过交道,被陛下打压时连反抗的权利都没有,一个多数时间温和无害甚至救过他的天文博士,哪里至于让他如此暴躁?

整理出思路再去推测答案,显然答案只有一个。情不知所起,起就起了,青江也不会刻意否认自己的内心,反而心头瞬间敞亮,松爽非常地往城门走去,脑海里已然勾画起了各色勾引诱惑的手段。

 

穿过平安京正中的朱雀大道便进入了左京,路上行人稀少,青江缓步前进暗暗计画,忽然看到熟悉的人影一闪而过。

竟然是鸣狐。

鸣狐仍是黑衣黑面罩的打扮,肩头盘着小狐狸,行色十分匆忙。雅乐师少有外务,鸣狐更是有名的不爱出门,青江有心上前探问,回想起骨喰昏迷时手段高妙的以人为「鸦」顿觉不寒而栗,或许粟田口家继承了上古巫士的手段呢?或许鸣狐出神入化的傀儡术便是源出「鸦」呢?下意识退开一步,鸣狐的身影已然消失了。

走出不远,青江停下脚步,重又看向鸣狐消失的方向。

……若是去那个方向,再往深处走一段路程,可就到了「六道十字」啊。

鸟边野的十字路口,之前发生「菖蒲火事」的附近所在,传说中通往死亡之国,被称为风葬之地的「六道十字」。平民都不愿经过的地方,鸣狐去那里做什么?青江想着,却也不便立刻做些什么,倒不如一并告知石切丸算了。

 

 

白马节庆后石切丸久居京都神宫,陛下不赶他回难波还隔三差五赏下些好东西,石切丸也不担心难波的神社事务,就这么不尴不尬地留了下来。阴阳寮官员行走在外,外人向来既敬且畏,轻易不愿招惹这些手段莫测的阴阳师,若非三日月宗近有意邀他出席宴会,恐怕石切丸要一直窝在神宫里长蘑菇——然而若是问起石切丸的心意,或许长蘑菇才是称了他的愿望:入夜舒服地钻进被团长一晚上蘑菇,清晨赖一会儿床抖落蘑菇伸展筋骨——才将手臂抻往头顶上方,大腿忽然一重,定睛看去竟然像是青江的身影:侧坐在一边大腿上,一手按在腰侧凑近来看他,长发垂落到他脸上,温顺得像个永不醒来的梦。

「心魔吗。」石切丸自嘲地笑道。心魔一般的青江闻言更加凑近他,呼吸湿润地交错,鼻尖似触非触,黑暗中隐约能看到极近处的金红双瞳:「我是您的心魔吗?」

竟然是本人!石切丸清醒过来就要起身,肩头被青江轻轻按下:「看着您,有时觉得看到了年长我几十岁的老妖怪,有时又像看到稚龄的童子,比如现在——」青江附在他耳边低语,「赖床的样子姑且看作十二岁,欺负喜欢的人最多算您十岁。」

嗅着青江发丝间松山露水的气息,石切丸慢慢开口:「那么我该如何做,才能符合我的年龄呢?」

青江在他耳边暧昧不清地笑,温暖的气息断断续续吹入耳中:「若您追求的是哪家的女公子,首先要选取漂亮的纸笺与时令花朵,写下文采非凡的和歌传达心意,详细过程请教您的同族左大臣大人最为妥当。」

「那么,若是追求年轻有为的少年郎呢?」

青江诧异地撑起上身盯着他,半晌笑起来:「第一步就该这样,嘴甜一点,讨得少年郎的欢心……」

「然后等待他从天而降投入怀中吗?」石切丸悄无声息地扣住青江的腰。

青江又气又笑,索性翻身躺下:「笃定的样子最惹人厌烦,千万不能有认为对方尽在掌握的表现喔。」

石切丸松开他的腰,任凭他躺在身侧,以对称的姿势面对面侧卧着,伸手包住青江的手放在两人之间:「但是,他不在我的掌握吗?」

青江定定地盯着石切丸,石切丸只回以温柔微笑。片刻后青江吻了吻石切丸的拳头,放弃似的闭上眼睛:「在。」

 

 

他们保持着相对侧卧的姿态,一同睡了个温暖的回笼觉。气氛太好,自然也忘了什么粟田口什么鸣狐什么六道十字。

待到二人醒来,鸣狐失踪的消息已搅得粟田口家上下不得安宁。

 

 

 

评论 ( 27 )
热度 ( 10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