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かり】王朝艳异绘卷 卷三 02

卷一 白般若01 02 03 END

卷二 鸦(三日骨)01 02 03 04 05 06 END

卷三 返魂香(双狐)01

————————————————————————————————

02

 

 

 

相传朱雀天皇在位时代,安倍仲麻吕的第七代孙、有名的美貌青年安倍益材想要重振家门,每日前往信太森林参拜葛叶稻荷,与稻荷大明神的白狐化身葛叶结缘,诞下了日后赫赫有名的大阴阳师晴明。

相比晴明大人,小狐丸的「白狐之子」痕迹更加明显,自然有更多的人对他寄予厚望,期待他释放威压震慑妖魔,还京都以安宁——然而倾城雾雨十分明白,小狐丸的性情中更多的是随遇而安,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野望与志向。自小生长在流言蜚语中也没有存下什么心事,既不怀疑三条大人是否是他的生父,也不曾动念寻找白狐生母,只想舒舒服服地生活罢了。

通透又天真,学着纨绔子弟将调情话语挂在嘴边,也会拥抱亲吻引人欢笑,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懂得内中暧昧。雾雨爱的就是这份天真纯粹,然而天真纯粹也阻拦在他的内心之外——即使是京都最美的倾城,也只能像姐弟一般与他相处。雾雨爱怜地为他梳理毛发,无声叹息:该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这位白狐弟弟动心开窍呢?

 

得到命令是在鸣狐失踪的第二日,小狐丸正与一群纨绔喝酒,雾雨才喂给他一块油豆腐。听到命令内容后小狐丸两口吞掉油豆腐闭上眼睛装死,雾雨笑着推他:「若是有人问起,我可要作证说大人您听到了。」小狐丸睁开眼睛叹气:「好嘛,我只是休养一下生息……」

也不知陛下在想什么,竟然选了他去寻找鸣狐的下落。除了一双眼睛、一身黑色、一只狐狸,他对鸣狐再没有别的印象,连脸的样子都不清楚,要如何去找?说好的只在阴阳寮挂个名呢?话说回来,这种事情不是一向都让石切丸来做吗?石切丸呢?

 

 

一开始确实是石切丸的差事。

 

粟田口兄弟们挤在殿外哭诉,殿内陛下被哭得头痛,即刻派人去神宫要求石切丸尽快找到粟田口家的小叔叔。传令童子到达时,石切丸正与兵卫佐青江大人相对而坐,青江背对着门口,闻声也只是侧过头淡淡瞥了一眼,石切丸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按住青江肩膀,青江只对着门口方向轻轻点头示意便转了回去。

青江待陛下身侧的童子们向来亲切,遇见了少不得要给些玩意儿调笑一番,今回如此冷淡,童子心中诧异又不安,只道自己打扰了贵人商谈要事,规规矩矩地重复了陛下的话语。石切丸凝神思考片刻,郑重答道:「烦请回禀陛下,此事阴阳寮决定举荐阴阳师小狐丸大人去办——先前曾与鸣狐大人打过照面,正如传言所说,鸣狐大人的宠物狐狸已有通灵之相,由『白狐之子』寻找,最有可能与鸣狐大人遥相感应。」

童子依言退下,祸水东引就这么完成了。

童子才离开,青江便笑起来,身体微颤间衣衫便如丝缎一般顺畅地滑落肩头,现出他一丝不挂跪坐于石切丸腿间的景象——原来先前童子来得匆忙、石切丸应对仓促,不过抓起青江脱掉的外衫披在他肩上聊作遮挡罢了。青江笑着将石切丸推倒躺下,趴在石切丸肚子上单手撑起下巴,双眼从散乱的头发间望出去,似遮非掩,幽然魅人:「为了与中意之人相会推掉公务,倒也是不错的表现,只是稍欠成熟。」

前一天睡得太久,到了晚上迟迟无法入睡,清晨将至终于阖眼,睁开眼睛却又看到了一丝不挂的青江。青江的身影慢慢清晰起来的过程,就如幽暗中有黑金色花朵缓慢盛开,一眼也不愿为外人所见——这话却没有说出来,石切丸只是轻咳一声:「方才所言可不是推脱,字字句句都是真话。倒是你先前说,成熟的恋情该辅以适当的夜袭,不知清晨来袭却又作何解释?」

青江收回手臂,低下头去,语声中调笑之意更浓:「所谓晨袭……当然是配合晨勃了。」

 

 

 

————————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以下省略八千字啪啪啪。

by虽然开黄腔肆无忌惮却还是炖肉苦手的大蜻蜓

评论 ( 8 )
热度 ( 6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