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かり】王朝艳异绘卷 卷三 04

卷一 白般若01 02 03 END

卷二 鸦(三日骨)01 02 03 04 05 06 END

卷三 返魂香(双狐)01 02 03

————————————————————————————————

04

 

 

 

平安时代,天皇以下无不仰慕唐土文化,作和歌要会使用唐国典故,不通和歌的嫔妃最少也要精通源出汉诗的袭色目。著名的唐国诗人有新作传世,更会为文官誊抄传颂,譬如白乐天的『李夫人』漂洋过海来到京都后,自命风流的文人纷纷开始注目那位汉代美人的生平,人人都能念上一句「九华帐深夜悄悄,反魂香降夫人魂」。

就在『李夫人』的热潮渐渐消退时,鸣狐得到了一卷净琉璃剧本——『倾城返魂香』。

似乎是作者贫困潦倒,为求生存不得不将剧本手稿以低价卖出,辗转来到雅乐头手中,又被雅乐头赠与鸣狐。此时的净琉璃剧主流还是说唱谣曲,剧情贫乏,多是缺乏波折的单线故事,并不为世人欣赏;难得『倾城返魂香』跌宕起伏,鸣狐心神震动,有心寻找作者,却被雅乐头劝住:「连呕心沥血的创作都卖给了不识货的商人,想来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那人真的还有寄身之所吗?更甚者,那人未必还活着啊。」鸣狐扼腕,却也只好更加潜心钻研剧本演绎。

『倾城返魂香』的灵感来源正是那句「反魂香降夫人魂」。名为远山的倾城与男主人公元信私定终身,但后来元信又被六角左京太夫的女儿银杏看中,不得不结下婚姻的誓约。远山请求父亲帮助从倾城身份中脱籍,改名为弥夜,同元信跪在银杏门外七天七夜请求成全。见弥夜晕倒在地,银杏不得已同意了二人的请求——然而这时的弥夜已经死去,仅仅凭借银杏屋内燃烧的返魂香香气暂时留住灵魂,以灵魂形态与元信结为夫妻,共同生活三日之后灵魂消散。

鸣狐研习剧本几近走火入魔,时有一人分饰三角甚至四角的场景出现,单是及时切换腹语声线便耗尽心神,每日练习结束都会头痛欲裂。雅乐头偶然窥到他的练习大为惊艳,便要推荐鸣狐为陛下表演这出剧目,却被鸣狐拦住了。

鸣狐对自己的表演仍不满意。

被返魂香召回人间的灵魂究竟是怎样一种状态?是否能碰触到生者与外物,又是否能为生者与外物碰触?弥夜死后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模样?回到人世三日后再次离去时究竟是何种心境?

手中婉约的女郎傀儡变换了多种体态,腹语声线也尝试了不同的腔调声气,总觉不对——哪里都不对。

 

于是鸣狐发觉了自己的极限。

他以小狐狸为半身与外界交流,自身退居幕后冷眼旁观,可即使看尽了人间百态,也只能观察生者。

从未观察过亡者。

 

 

小狐丸咬断了嘴里的草茎,连忙呸呸吐了出来,重新看向鸣狐的目光并没有鸣狐预想之中的指责不屑,只有无尽迷茫:「……小狐我啊,是真的不明白这样做的理由。人和动物,死掉了都是一团肉,过上百年,不,不用百年,也许十年就都化成了飞灰。为了傀儡烦恼也是一天,吃饱了和小狐跳舞也是一天,为什么那么在乎区别呢?」

鸣狐认真地看进小狐丸眼中,确定他是真心实意地迷茫,忽然笑了起来。面罩遮去了鸣狐勾起的唇角,但小狐丸清晰地看到了鸣狐弯下来的眼梢。

 

「我从认字时开始练习腹语,狐狸从那时起陪伴我至今,可说分享了我的一半灵魂生命。」鸣狐难得以本音说出长句,小狐狸便安静乖顺地缩在鸣狐怀中。而鸣狐话头一转,「为了让观众看清傀儡的动作表情,不仅要坐在『船底』长时间高举傀儡操作,还要身着黑衣,将己身化作背景的一块。话虽如此,最初修行跟随的师匠有个十分突兀的大鼻子,穿了黑衣也无法融入背景,反而更加引人分心去看那只鼻子。所以从拜师的第二天开始,我戴上了这只面罩——即使这样,我也是在修行了三十年以上后,才作为合格的净琉璃艺人担任了雅乐师。师匠也说,做这一行最重要的才能其实是长寿。」

鸣狐目光灼灼,比身前的火堆更加明亮:「你说的不错,如何度过都是一天,贵族与平民死掉都是一团腐肉,没有什么区别。怎样选择生活,只需听从心的指示就好。我的心指向净琉璃,需要我做的事我会一样一样做到,重要的后辈也不可能阻拦。你呢?你的心指向什么?」

 

小狐丸脑中乱成一团,转过无数人与事又转回那双灼灼的眼。论及年龄他其实要比鸣狐年长,不过白狐之子,稚子心肠,人间百日不过狐之刹那,迟迟不肯成长。待到回过神来,鸣狐已自顾倚着树干睡下,小狐狸团在领口取暖,火堆黯淡将熄。小狐丸给火堆加了点树枝挑旺火苗,在鸣狐身边蹲下来。

数年前便有嫔妃通过近侍女官打探雅乐师鸣狐的不老秘方,迟迟无果也就无人再提起。可若是现在有女官向小狐丸打听,他一定会回答:不要想啦,你们没有那样的眼睛。

那双眼睛早已阖起,可那灼灼的目光反复闪现在他眼前。永远年轻执着的眼睛,将自身献祭换取截留时光的能力,需要观察亡者就寻找黄泉之国,需要融入背景便永不露面,需要长寿则永不老去。

小狐丸抬手想要偷偷揭下鸣狐的面罩,指尖距离面罩不足一分时终究收回手。他把草帽铺在鸣狐身侧枕着草帽躺下,大睁着眼睛望向树叶缝隙间的星空,手掌按在心口:我的心,我的心指向什么?

 

扑通,扑通。

 

小狐丸动了动,搂起长长的白色毛发闻闻,嗯,松软好闻。

然后把毛发轻轻盖到鸣狐身上。

 

 

小狐我啊。

我的心,好像是指向你呀。

 

 

 

——————————

平安时代只有古净琉璃,现在通常所说的净琉璃是改良后的文乐净琉璃。古净琉璃剧目没有文献记载,无能为力之下,移花接木了江户时代近松門左衛門的文乐净琉璃剧目《傾城反魂香》,剧本内容部分沿用部分改动,还给作者安排了悲惨身世……我有罪我认错(土下座

评论 ( 4 )
热度 ( 7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