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かり】王朝艳异绘卷 卷四 03

卷一 白般若01 02 03 END

卷二 鸦(三日骨)01 02 03 04 05 06 END

卷三 返魂香(双狐)01 02 03 04 END

卷四 鬼京(乱一期)01 02

更得越勤快越没人跟我说话,好像不是我的错觉。

再不理我以后也不用理我了(摔键盘

————————————————————————————————

03

 

 

 

将变成石像的一期一振背到粟田口家放下,往日里一人跌打损伤全家大呼小叫的藤四郎们却保持了令人窒息的沉默,良久平野藤四郎才出列鞠躬,礼貌而不容拒绝地送青江出门。

青江倚着粟田口家的大门滑坐到地上,想不透也不愿再去想。

天地之大却无处可去,这就是你想要的世界吗,石切丸?

——那么,再见时,就让我亲手了断一切吧。

 

 

藤四郎们安安静静地把一期一振抬到被团上,围着跪坐了一圈,不知是谁落了一滴眼泪在一期一振身上,众人齐齐愣了愣,渐渐地有小小的抽泣声响起。

屋门忽然被重重踹开,穿着华美的女式单衣的乱藤四郎一脚高悬空中还未放下,狠狠刮了屋内兄弟们一眼,转转脚腕放下腿:「出去!都给我出去!尼酱石化了而已又不是死了,哭什么哭!」

厚藤四郎不服气地擦掉眼泪:「怎样都比你好,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一期哥平时最疼你,结果一期哥出事了你还在写乱七八糟的故事最后一个才赶过来!」

「厚!」齐刷刷的呵斥声响起,连寡言少语的骨喰都皱起眉头。厚也意识到自己说过头住了嘴,然而乱已经竖起了眉毛,森冷地盯了厚一会儿,飞身扑过去按倒厚暴打:「我没资格说你?我说你是欠揍!!!」藤四郎们大乱起来,拉架的拉架劝说的劝说,好不容易救出厚齐齐退到屋外,鼻青脸肿的厚恼羞成怒冲出大门,闻声赶来的鸣狐拦住其他藤四郎自己追了出去,药研负责断后时冷静地指指乱身上狼狈无比的单衣:「乱酱,你就留下来和一期哥好好待一会儿说说话吧——不过,你真的要让一期哥看你穿成这样?」

乱的火气瞬间熄灭,背对一期一振仔仔细细梳顺头发整理单衣,好一会儿才又光鲜亮丽地转回身去,笑靥如花地扑到一期一振身上:「尼酱~乱乱来陪你啦~」

趴在胸口,蹭蹭颈窝,最后又坐起来,挪着屁股坐到一期一振腰上,吃饱了石像豆腐的乱从怀中摸出一本封面可疑的小册子诡笑道:「乱乱给尼酱讲故事好不好?谁都没有听过的故事哟,『白梅印记第零卷:白梅飘香之夜,与我一起乱舞吧』!」

「……『真是不可思议,一摸就会变大,是哥哥藏起来的特殊品种的茄子吗?』乱舞少君侧转身来,满眼好奇地碰碰白梅少将两腿之间,便要伸手摸进裤子里去,却被按住了手背。白梅少将满面通红,强作冷静地回答:『乱酱不要乱动,会从马上摔下去的。』……」

「……『诶……』乱舞少君笑盈盈地再次转身,手掌再次摸上先前有意用臀部磨蹭过的部位,『我知道清晨的露水会打湿草叶,却不知道还会打湿哥哥的衣服,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呀?』不容白梅少将推拒,乱舞少君欺身而上,搂住哥哥的脖子,『把马儿的皮毛都弄湿了,哥哥不打算下马道歉吗?还是,哥哥想要继续弄湿更多之后,再一并道歉呢?』……」

「……不知何时被掌握了主动,头脑中昏昏沉沉,只觉羞耻不堪。然而这样的心情也为乱舞少君看破,乱舞少君亲吻着白梅少将的嘴唇,像是要哭出来一般重复低语:『羞耻的绝不是哥哥,只是我犯了不能原谅的错误。也绝不是要让哥哥感到羞耻,只是因为我仰慕哥哥……爱着哥哥,远远胜于爱我自己,连这之后会遭到什么样的惩罚也顾不得了。』……」

乱吸吸鼻子把书册重新揣入怀中,眼眶通红却并未掉泪,咬咬嘴巴笑出两个酒窝:「小猴子有句话还是对的,尼酱最疼的就是乱乱,乱乱也最疼尼酱。乱乱好不好看?最好看了,尼酱一定要记住乱乱的样子。」

 

乱起身跪坐到一期一振身侧,静静闭上眼睛,良久烛火一晃,他抬起右手,两指并拢,声音宁静悠远:

「驭鸦亦驭人。以心相驭,鸦作人时,人亦为鸦。」

 

 

青江当初的猜测其实十分接近真相。上古巫士手段莫测,为朝廷忌惮不予认可庇护,驭鸦一族也在平安京初建时的连续不断的百鬼夜行中族灭,但与驭鸦一族通婚的粟田口家一向为官,竟是把这一族的血脉延续了下来。

骨喰昏迷中凭借本能驭人为鸦,便是因为他辈分较高、血脉力量强大;鸣狐演绎人形净琉璃的技艺几可通神,个中也有许多驭鸦之力的影响。

但两人都不是真正继承了巫士神通的传人。

 

如今的粟田口家,唯一懂得驭鸦之术的人正是乱藤四郎。

 

 

两指拂过跪坐的腿,落在一期一振的腿上。

「以我之腿脚换你之腿脚。」

乱跪坐的腿从足底起始,白色的石化状态缓慢向上蔓延。他毫不动摇,两指拂过自己左臂落在一期一振的左臂上。

「以我之左手换你之左手。」

以左手中指指尖为起点,白色的石化状态开始向整条手臂蔓延。

「以我之双耳换你之双耳。」

烛火燃烧的细微噼啪声消失了,世界从此永归寂静。

「以我之双眼换你之双眼。」

眼前一片黑暗,再也看不到近在咫尺的一期一振。

「……以我之右手换你之右手。」

即使看不见依旧准确握住了一期一振的右手,白色石质仿佛会流动一般从一期一振的右手流入乱的右手。

乱的右手已无法使用,早有准备似的稍稍后仰一点再向前栽倒。他的心口贴着一期一振的心口,他的嘴唇也与一期一振的嘴唇不过咫尺之遥。

「以我之躯干换你之躯干。」

他与一期一振嘴唇轻轻厮磨,直到灰白色即将蔓延到脖颈时才深深地亲吻着,说出他在这个世间最后一句话:

「以我之口舌,换你之口舌。」

 

 

 

评论 ( 16 )
热度 ( 6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