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かり】王朝艳异绘卷 卷四 04

卷一 白般若01 02 03 END

卷二 鸦(三日骨)01 02 03 04 05 06 END

卷三 返魂香(双狐)01 02 03 04 END

卷四 鬼京(乱一期)01 02 03

虽然我不回评论,但原因是最近几章回了评论就剧透。

不能又要蜻蜓勤快,又不跟蜻蜓说话。

说话!红心我不care!卵用都没有!(

————————————————————————————————

04

 

 

 

厚的怒火其实并非冲着乱而去。正如一期一振曾对青江说的那样,乱是被粟田口全家宠爱的小公主,厚在乱面前向来以哥哥自居,如今出言不慎被乱揍了一顿,满腔羞恼小半是为着被乱打了,大半倒是因为觉得自己身为哥哥却在小公主面前失态了很没面子。跑出大门冷风一吹大脑降了温,这才懊恼地意识到自己又做了不妥的事——大街小巷都是人与鬼激斗的景象,哪里是他乱跑的时候?便要立刻回家去,一只姑获鸟却为他体内稀薄的巫士血脉吸引,甩脱先前与之战在一处的兵士,厉啸一声跨越两排房屋飞来,远在半空中就向他探出了尖锐的指爪。

厚发足狂奔,在大道小路中折来转去。诚然他脚程极快,无奈他在地上而姑获鸟飞在空中,自己转弯时节对方早已等在前方不得不再次转向,听得身后空气被高速划破的气爆声越来越近,偏偏这时他转弯太急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上。

就这么结束了吗?厚的心中毫无恐惧,甚至没有面对危险处境的实感,只有浓浓的荒谬。就要因为毫无意义的错误,鲁莽地死掉了吗?

他瞪大眼睛看向越来越近的利爪,突然被人抱紧借着冲力原地一滚,锐利的指爪抓入地面寸许深,拔出指爪后姑获鸟愤怒地啸叫起来。鸣狐把厚朝着某个方向用力推出去,见厚还呆愣愣地站着不动少见地发怒了,清澈中带有无机质感的本音尖锐得几乎破音:「跑!不想害死我你就跑!」厚一个激灵醒过神来,留恋地看一眼小叔叔便头也不回地冲出去,一边跑一边发泄地大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像只受了伤的小狼崽。

 

姑获鸟果然没有去追厚,眼前之人血液中的气息要比跑掉的那个更具诱惑力。鸣狐坐在地上,方才用力一冲一滚伤到了膝盖,他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雅乐师,早已站不起来。藏在衣领里的小狐狸探出脑袋,焦急地呼唤:「鸣狐!鸣狐!鸣狐你还好吗!」

他垂着头不看姑获鸟一眼,摸摸狐狸的小脑袋轻声笑道:「不要吵。」

他拽着小狐狸的尾巴和后腿想把它赶开,小狐狸感知到他的心中所想后却愤怒起来,死死扒着他的脖子不肯下去,前爪甚至穿透了衣领在他脖子上抓出血痕。鸣狐哭笑不得,松了手将小狐狸重新抱在怀里:「好,你最讲义气。」

就这样丧生于此,有没有遗憾?

小狐狸神气地大叫:「吾此生行事只顺从本心,绝无遗憾,乃是天下一等一的睿智狐狸!」

他的一生却还有许多遗憾。鸣狐闭上眼睛,无数画面快速闪过。

这就是亡者死前最后一刻看到的走马灯吗?

妖鬼肆虐,他遗憾自己还没在净琉璃表演上做到极致便不得不死去;

殿前受赏,他遗憾自己无缘与那名净琉璃剧本作者见一次面;

……

半夜醒来时火堆已将近熄灭,却并不觉得冷。抱着温暖的来源蹭蹭脸,忽然意识到那是蓬松柔软的白色毛发。

背转身去揉揉脸,转回来便是生机勃勃的笑颜。

……

不能再看一次小狐丸揉脸,不知为何,有点遗憾。

 

鸣狐摘下面罩透了口气,唇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容,目光平和地迎接死亡降临。

姑获鸟的指爪将将触到鸣狐颈间,一团白光从小狐狸尾巴处炸开,焦黑迅速从指爪腐蚀向姑获鸟全身,一块一块皮肉融化着从骨架上跌落在地,甚至滋滋地腐蚀着地面。姑获鸟凄厉地尖叫着,整个身躯都在以可怕的速度融化,骨架渐渐扭曲蜷缩成一小团,让姑获鸟再也发不出叫声。

鸣狐惊怔地看着这一切,忽然想起来什么翻起小狐狸的尾巴——果然,去黄泉之国时见过的那一小团白毛不见了。

 

 

与此同时。

两街之隔外,激斗中的小狐丸忽然喷出一口心血,没能躲开迎面打来的咒术,被重重击倒在地。

他躺在地上毛发凌乱,抹掉唇角的血迹时眉间隐有忧色闪过,却很快舒展了眉头,挣扎起身:「小狐我啊,并不觉得生死有多大区别,如果世间只有区区一个小狐,就让你随心所欲也未为不可……但是,这个世间却还有许多人,有执着的生存目标,拼尽一切活下去。就算我怎么也不明白他们执着的理由,却也想保护这个有他们存在的世界呀。」

他拔出刀来咧嘴一笑,尖尖的犬齿映着刀光一闪:「小狐我在阴阳寮只是挂名,术法本事再粗浅不过,打不过你情有可原;不过要说武道的话,小狐我还是很有……」

话音未落,另一把刀已经指向他的颈间。

 

「不。」石切丸手执神刀,居高临下地指着小狐丸,「武道,你也不行。」

 

 

 

评论 ( 18 )
热度 ( 6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