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かり】王朝艳异绘卷 卷五 02

卷一 白般若01 02 03 END

卷二 鸦(三日骨)01 02 03 04 05 06 END

卷三 返魂香(双狐)01 02 03 04 END

卷四 鬼京(乱一期)01 02 03 04 END

卷五 森罗幻象01

终于可以大方地拍着胸口讲,这是一篇原作向的同人了(

————————————————————————————————

02

 

 

 

召唤新的付丧神没有意义,毕竟石切丸看重的是拥有共同记忆的同伴。付丧神消散的流程是从破碎的时间点逆向回归,最终回到本体在历史上诞生的那一刻沉睡,而石切丸要做的就是追上回归中的付丧神们,设法让他们停止回归重生于世。

 

从幕末的京都溯洄,第一次追上同伴是在江户中期。石切丸以神力帮助同伴们凝聚形体,一个个以婴儿形态从花朵中绽放,在没有孩子的家庭中作为天赐的宝物受到呵护成长。虽然从前的记忆受重生限制大部分被封印,彼此之间仍有隐隐的牵引存在,最终机缘巧合下聚在一起,以石切丸为首成立了收钱除恶的义人屋。

若能就此安稳生活下去倒也不失为一种幸福,可惜世事总是没有那么顺利。不过多久,义人屋接到委托,一名贵族公子酒后率领随从纵马践踏京都城郊的田地,拼命阻拦哀求的田地主人被踏断脊骨而死,田地主人的女儿变卖土地房屋请求义人屋为她报仇。初次集体行动,众人打探清楚目标行踪、安排好行动计划,动手当日莺丸以茶道大家的身份出席宴会时,愕然发现目标人物是他的童年玩伴。

而贵族公子也还记得莺丸,高坐首位举起酒杯扫视着座中宾客,看到莺丸时惊喜得推倒杯盏,按着矮榻跃过席面跌跌撞撞地扑过来抱住莺丸,说多年不见、我一直很思念你。

整个计划都被打乱了。莺丸来不及下毒——或许也没有心力下毒——便被揽着肩膀横冲直撞地离开宴厅。净琉璃艺人鸣狐才从被勒死的随从颈间取下傀儡丝线还未脱身,措手不及地与贵族公子打了照面。贵族公子将莺丸挡在身后保护起来大声呼唤随从,刚刚动手结束的三日月、小狐丸、歌仙立时陷入困境,还未下手的粟田口众人更是被各自目标发现。青江以男游郭的倾城身份被召来陪侍女眷,充当机动策应的角色而暂时未被发现,听到外间骚动当机立断挟持了贵族公子的夫人女儿,要求对方下令释放众人。

而贵族公子只是冷笑一声,随手拔出身旁侍从的腰刀,一刀将自己夫人连同青江一起穿心而过。

众多被困的同伴,来得及自尽的挥刀自尽,来不及自尽的便被侍从一拥而上乱刀砍死。贵族公子提着滴血的腰刀走回来,莺丸对他的温柔微笑也回以温柔微笑,接过腰刀擦去血迹,在贵族公子用力抱过来时反抱回去,腰刀从贵族公子的后心穿入再从自己的后心穿出。

 

恢复付丧神灵体的莺丸记起了先前旧事,自觉是自己害得石切丸功亏一篑,愧悔不已。石切丸什么都没有说,小心收拢着同伴四散的灵体,又一截黑色刀身断落,从此回溯到更之前的历史。

安土时代,天下纷乱。上一次全员死于非命,合情合理又隐有诡异,石切丸心中生出疑虑,这一次不再暗中推动众人相聚,更有意将众人的兴趣喜好引往文艺方向,希望远离刀兵可以让他们安然成长。

这一次青江是个贫穷画家,本心喜爱正统的大和绘,却不得不画许多风俗画谋生。书屋老板歌仙有心照顾他,介绍他去为佛寺画壁画,初次拜见住持时石切丸悄悄缀在二人身后,甫一进正殿就看到佛像前嘱咐弟弟们保持安静的一期一振,三日月按着小狐丸的脑袋向住持行礼,莺丸匆匆从后殿绕出来,悄悄塞给粟田口小男孩们一些糖果,微笑的唇形前竖起一根食指:「嘘。」

不妙的预感令石切丸手脚发冷,他想劝说甚至强行带走这些毫无理由又聚在一处的同伴,突然间山下传来震天的喊杀声,无数支火箭笃笃地钉上庙门、破窗而入,迅猛地烧起来的大火中有全副武装的精兵闯入,逢人就砍一个不留。

比睿山大火。

 

再一次只有石切丸逃得性命,重复收拢同伴灵体的行为时下意识探手入怀,掌心被刀剑碎片轻易地划破。

全员死于非命,发生第二次便不是偶然或造化弄人。

若是他猜得不错,这是来自时空的排斥。

莺丸听了石切丸的自语,长出一口气想着他终于可以停手了。新的付丧神与旧的付丧神再不同也还有相同本质,过往的记忆失去了就创造新的回忆吧,希望他可以早日迎回熟悉的同伴……啊。

一截黑色刀身穿过他的灵体跌落在地,再睁开眼时莺丸被带入了室町时代。

……撞了南墙也死不回头的家伙。莺丸苦笑起来。

 

室町时代绝不是一个安全的时代,即使是再普通不过的商人、农夫、工匠也有可能一不小心卷入大名之间的战争。果不其然,一次小型战斗中众人纷纷殒命,意外的是歌仙活了下来——不光活了下来,还因擅长儒学被控制当地的大名看中,请入府邸讲学。

石切丸默默观察了两日,隐约有了猜想。

 

——当此之时,歌仙兼定的本体还并未被锻造出来。

跟随本体一同诞生的付丧神「本源」,在诞生之后的时空里占有绝对优先的地位,若是付丧神重生在本体诞生之后,便会因为与「本源」性质相同却弱势很多的缘故遭到时空排斥;而重生在「本源」之前,没有了「本源」的地位压制,便不会被时空规则鉴别出异状,可以安然成长。

 

放着不管的话,这一次的歌仙可以活到自然老去吧。但,石切丸可以等,其他人却等不了。

其他的付丧神灵体,已经先行散入历史,回归了足足两日。

 

 

他以讨论学术的名义求见歌仙,二人长谈一夜,清晨时歌仙潇洒提笔作歌一首,俨然是一首辞世歌。

石切丸走出屋门,滴滴血液滑过刀刃坠地,一截刀身渐渐色作漆黑,锵然断落。

 

 

 

评论 ( 14 )
热度 ( 7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