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かり】王朝艳异绘卷 卷五 03

卷一 白般若01 02 03 END

卷二 鸦(三日骨)01 02 03 04 05 06 END

卷三 返魂香(双狐)01 02 03 04 END

卷四 鬼京(乱一期)01 02 03 04 END

卷五 森罗幻象01 02

————————————————————————————————

03

 

 

 

溯行之旅仍未结束。

 

即使有了猜测,也只能以最大限度向过去溯行,并不能轻易跨越历史去往初始之地。纷争不休难以确定所在年代,付丧神无处寄居时灵体又非常容易虚弱,为免意外石切丸将同伴们就地转生,观望了许久终于发现来到了预想中最坏的年代。

镰仓初期。

鸣狐再次成为净琉璃艺人。此时的净琉璃并不像江户时代那样受欢迎,所幸有一期一振带着弟弟们吟唱郢律贴补家用。歌仙做了佛像雕刻家,号称一日一夜可以雕出三十六颗形态各异的佛祖头颅,青江则是净土宗的佛画画师,常会去歌仙的店里寻找灵感。并没有谁托生于大富大贵之家,却都称得上平凡快乐。

可是再次死于非命的莺丸、三日月、小狐丸又当如何。

一期一振与他白刃相对,他问一期一振可是不相信他的话,一期一振摇头。

心中想要相信,却也不能忍受弟弟们在眼前送命自己什么都不做。

无论在哪个时空,无论是什么身份,一期一振都是个很不错的兄长。文雅的笑容温柔也残忍,「那么对不起您,」他说,「只有请您击败我、杀死我,再送我的弟弟们与我相聚。」

 

结束时灰暗的天空下起了大雨,雨水也冲刷不尽石切丸身上和刀上的血水,若非人们纷纷回家避雨此时路上再无行人,只怕他早就引起全城骚动,被卫兵甚至军队团团包围。

一名差人醉眼朦胧地被公娼送出门,手中纸伞似乎出了毛病,敲打半天也无法成功撑开,骂一声晦气摇摇晃晃转过街角,正正看到满身血迹的石切丸。他揉了揉眼睛才要大叫,后脑被重重一击晕倒在地,歌仙一手撑伞一手举着半成品佛首,犹疑地看了看石切丸,轻声招呼道「跟我走」头也不回地匆匆拐入小巷。

曾被告知来龙去脉并被他斩杀,歌仙潜意识中对他还有印象也是情理中事。石切丸走入歌仙店内,意外的是看到了青江。

青江看到石切丸便眼前一亮,大喝一声「别动」就地铺开画纸,一边作画一边连声赞叹「这就是地狱生佛」「歌仙你帮我找的好模特」,倒省了歌仙编借口解释石切丸造型的麻烦。歌仙翻个白眼,捧起半成品继续修饰「玉眼」,屋外风雨飘摇,屋内只有一星烛火却格外温暖。

这样的温暖中,石切丸轻轻颤了颤。

青江数笔在佛祖脸上勾出石切丸的面庞,此刻正时不时抬头盯着石切丸的手描画佛手,发觉那丝颤动后惑然抬眼,眸中光芒渐渐转为了然:「……原来是你。」

这一个瞬间,石切丸几乎要以为是曾属于自己的青江记忆复苏回到眼前,但是这个青江又说:「从前你常常跟着我,这些日子倒是没有看见你……你喜欢我。」

笃定的得意神情与从前的青江一模一样,但毕竟不是那一个青江。

歌仙放下刻刀凑过来瞧地上的画纸,看了一眼便不禁咋舌:「画佛画画出这种情景,你是想被净土宗满天下追杀吗?」

「这可是『地狱草纸』,」青江回答歌仙,眼睛却看着石切丸——死死盯着石切丸,转过画笔含在口中轻轻一抿,沾了红色颜料的黑色墨汁便从唇角蔓出一道弧,「况且,我若去了地狱,净土宗又要如何追杀我呢?」

 

「我知道呀,你是来杀我的。」

 

湿润的吐息犹在耳边,画纸上最后渲染开的正是青江的血。青江躺在画纸上,抱着他的脖子低语,仿佛都不会觉得痛:「早就想和你打招呼,怕你太害羞了会吓着你。虽然如你所说,就还有再次认识的时候,到底有点可惜,没有早点把你从背后揪出来……再遇见一万个你,也会一万零一次爱慕你吧。」

未干的颜料在赤裸的脊背上印出另一幅血色的『地狱草纸』,恶鬼哭叫、呐喊、狂笑,亡魂挣扎、堕落、哀泣。地狱中有着石切丸相貌的佛祖,满身血污破掉佛祖金身,平和也执着、慈悲且罪恶,恕人不能自恕,终究无法自渡。

 

 

你会将我送往地狱?

不,我会带你重生于人间。

 

那还……真是遗憾啊。

 

 

 

评论 ( 9 )
热度 ( 5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