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かり】王朝艳异绘卷 卷六 01

卷一 白般若01 02 03 END

卷二 鸦(三日骨)01 02 03 04 05 06 END

卷三 返魂香(双狐)01 02 03 04 END

卷四 鬼京(乱一期)01 02 03 04 END

卷五 森罗幻象01 02 03 END

————————————————————————————————

-卷六 花地岛年-

 

 

 

01

 

 

 

「喂喂,睡着了吗!」

 

声音由远到近,好像突然戳破了一层膜,外间的杂音随着骤然清晰的呼唤声一同涌入耳中,青江有些不适应地甩甩头。后背被捅了捅,青江一个激灵转身,骨喰正大睁着眼睛盯着他,队尾的厚不耐烦地催促:「索敌结果是啥啦!」

「雁行阵。」青江条件反射回答,说完自己也吓了一跳,布好战斗阵型再看向步步逼近的敌军,悄悄舒了一口气:蒙对了。

脑子里有些乱,好像他先前真的睡了过去,还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开什么玩笑,战场上睡着吗?夜还很长,他应该打起精神,还有很多人等待他关照……哎呀他是说敌人★

——然后一转身走进了死胡同。

 

回到本丸时审神者还在隔壁串门没有回来,这种时候最聪明的选择是躲回屋子里装死以免被小姑娘抓住贴上「沟王」纸条。可青江莫名地不想回到房间,心神不宁地蹲在玄关,偶尔凑到乱藤四郎身边看看他正在创作的……咦?「乱竹五郎的牙齿轻轻刮擦过两颗红点,离开时肿胀的红点上留有鲜明的湿润亮泽,让被绑缚起来的一丝不挂的士多啤梨君更觉羞耻不堪」……

青江仓皇退后,乱酱的口味真是越来越重了。唔,为什么他会用「越来越」?先前他应该没有看过这种类型的文学作品才对?

纸上又一次落下青江的阴影时,乱似乎终于意识到了坐在玄关附近写小黄文的羞耻性,手臂交叉压住稿纸想了想,压低帽檐挡住半张脸继续写了起来。

……等一下,乱酱,你以为这样就会有谁认不出你吗。

 

青江重新蹲回玄关。

是的,二队远征还要一会儿才能回来。只是突兀涌上心头的强烈思念让他无法安坐在房间里等待,一定要在第一时间看到石切丸,甚至等不及与审神者打招呼、拽上他直奔房间、一路纠缠着撕下一路衣服,用力地拥抱他、亲吻他、与他深深合二为一,才能稍稍缓解心中的思念与渴望。

哎呀哎呀,这么早就饥渴起来真的好吗……仅仅是想象都能激烈得让他脸红起来,青江翻过手背贴上脸颊降温,下意识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

门终于开了,高大的阴影落下来,青江就要扑上去热情欢迎石切丸,手臂张开一半便僵住了。

太郎太刀谨慎地后退半步,犹豫了一下伸手与青江击掌:「……幸不辱命,我回来了。」

审神者刚刚串门回来,见了太郎眼前一亮冲上去照例要求「飞高高」,太郎恭顺地放下战利品举高小姑娘,小姑娘在半空瞪大双眼尖叫,显而易见兴奋远远大过害怕。

热裤天使们一拥而上争夺骑在一期一振脖子上的资格,而乱早把稿纸藏到身后背着手对一期一振露出可爱烂漫的笑容。一期一振悄悄把一个精致的花环戴在乱的头上,乱按了按花环对一期一振吐吐舌头,一期一振在撕扯和争吵中趁隙回给乱一个宠溺的微笑。

 

青江好不容易瞅到说话的机会,拽过太郎问:「石切丸呢?」

他与太郎有不小的身高差,不得不稍稍放大音量,本丸忽然安静了一瞬,其他付丧神也听得格外清楚。意味不明的怪异目光从四面八方落在青江身上,青江不自在地动动脖子,小姑娘忽然间摸过来一只手——轻轻一拍青江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我就说刀是不会发烧的呀……」

厚骑在一期一振脖子上举手抢答:「大将!青江今天在战场上打瞌睡啦!」

「哦,睡眠不足。」小姑娘理解地点点头,「那快去睡觉吧青江江!我知道的,政府文件里也说过你跟石切丸很有渊源,大家都会努力帮你找他,发现了他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似乎有些遥远的记忆里明明出现过这样一幕:小姑娘心血来潮翻开信箱检查战绩顺便调侃石切丸,发现一把石切丸的本体就抽出来放在腿上,一直抽到第三十把时终于压得腿脚酸麻,还要拜托石切丸扛走那些本体才能摇摇晃晃站起来。

那个一边假哭着「父爱如山」一边把一捆捆石切丸本体塞给青江执行炼结的审神者,居然露出了从未见过石切丸的表情。

 

……

 

他是刚从一场漫长的梦中醒来,还是刚跌入一个噩梦不久?

还是说,从头到尾都是做梦,醒来终究是独自一人?

 

 

青江转身慢慢走向胁差住屋,每走出一步心口的疼痛更深几分。最初只是隐隐作痛,走到屋门前却已经痛得直不起腰。

他扶着门框慢慢坐下,一手按上心口,顿了顿又探入衣内。中衣与外衣之间硌着一块坚硬的东西,就是这个东西让他这么痛吗?

他摸出那块硬物,摊开手掌。

 

掌心静静躺着一只焦黑的刀柄。

 

 

 

评论 ( 13 )
热度 ( 6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