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鹤莺】鹤衣 01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这好像是个青蛇paro【笑die

我就突然发个病,随便取个名,折腾两句话,不要跟我认真。法海有备选,许仙不一定【大笑

当年支持青白,如今也要支持鹤莺(←并没有逻辑关系

——————————————————————————————

鹤衣

 

 

 

01

 

 

 

鹤丸是只鹤。

 

刚开灵识还是在平城京,能化形了早被人迁去平安京,中间约略过了几百年,数数翎毛层次也就五百岁不到。仙鹤延年,成了精的鹤更加长寿,换了旁的鸟儿五百岁已是老精,鹤丸才不过是个鹤精里的小崽儿。

小崽儿便是小崽儿。孩童心性,扑扇着翅膀轻轻飞出花园,太政大臣家小公子跌坐在地哇哇大哭,鹤丸飞在半空哈哈大笑,笑出一串清脆鹤唳——倒还知晓分寸,没半空化个人首发笑吓人——循着水源草木气息飞去,临水照影臭美一番,支楞着长腿就地站定,啊哟,困了,打盹。

迷迷糊糊腿上一痛,用力蹬腿,甩飞出去一条蛇。

蛇落地一滚,冷冷地盘做一团吐着蛇信,也不急着攻击,倒似是等待着什么。鹤丸晃了晃跌进水池成了湿淋淋的鹤,腿上早已不痛,无力的麻痒蔓过半个身子,定睛再看那蛇:嚯,三角头,青竹色。

蛇轻轻晃动着那颗三角头颅,潜在河边湿漉漉的草地泥土中,看着悠闲,眨眼间倒冲到鹤丸眼前来。

鹤丸乏力喘气,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一直响彻树林的鸟鸣声忽然高亢起来,得嗒得嗒,与先前的咕噜声全然不同,似是受了惊吓,听来又没有半分恐惧;反倒是蛇好似被钉住了七寸,痛苦地蜷缩起来剧烈抽搐,混着草叶的泥土被蛇尾抽打得噗噗甩了鹤丸一身,不多时这毒蛇竟然一动不动死在当场。鹤丸栽了半个身子在水中,眼前模模糊糊,只道自己昏了头看见幻象,一个幻象死了,多出一个幻象——树莺得嗒得嗒地叫着,叫声像水滴,落下来的模样也像一大颗水滴落在他腿上,在那条伤腿上啄一啄,绿得发黑的毒液便逃跑似的从伤口涌入河水。

力气渐渐回到身体里,鹤丸抖抖羽毛,树莺跳下鹤丸的长腿,不过是退后的一步之间竟然虚幻了形态;虚影快速伸展拉长,化作个身着绿衣有柔软微笑的美人,毫不嫌弃地将湿淋淋的鹤抱进怀中,亲昵地蹭一蹭鹤的长颈:「难得是这样漂亮的鹤,可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

鹤丸怔愣半晌,扑棱一下羽毛张开翅膀。树莺美人笑得开心,任凭鹤将自己扑倒在地,待要握着鹤腿嬉闹回去,胸口压着的鹤头忽然变成湿漉漉毛茸茸的白色人头——化了形的鹤丸欢快抱紧树莺:「终于发现了也能变成人的鸟精!」

树莺愣了愣,神情忽然冷淡下来,推开鹤丸拉远距离上上下下打量一番,不冷不热道:「原来也是个长生不老。」

「长生不老。」鹤丸咬咬手指望天,「长生不老是有多老?」

树莺回想着鹤丸的翎毛快速心算:「五十,一百,一百五十……区区五百岁,还是只鹤,」树莺气定神闲,浅笑中有隐隐傲意,「我有一千岁了,还没看到长生的尽头。」

一千岁的树莺!鹤丸肃然起敬,深觉信服,再次凑近树莺。他腿伤尚未痊愈,又不太习惯人形,便直着腿脚以肘爬行,树莺心中不忍便没有再躲,带了淡淡好奇看鹤丸将他一只手牵在手中——鹤丸晃一晃树莺的手以示友好,心念电转间笑道:「我是漂亮的鹤,莺丸也是漂亮的树莺。」

树莺脸色大变,抽手退开,满眼警惕:「你又是如何知晓我本名的?」

鹤丸露出纳罕之色,理所当然地答道:「我是鹤,就叫作鹤丸。你是树莺,莫非不叫莺丸,却叫树丸?」

莺丸抖抖嘴唇,不知该气该笑,眉眼到底软了下来,站定一刻方轻咳一声:「还不变回鹤么。」

鹤丸支着下巴望他,满眼不解。

莺丸再咳一声,上前一步蹲下:「你腿上受伤,不变回鹤,我如何带你出去?」

鹤丸恍然大悟,屈起上身交叉双臂抱头,再伸展开来已是漂亮的鹤翅。

莺丸将犹有湿意的鹤抱入怀中,缓步往林外走去。

 

千岁为仙,遇上五百岁的精,也是修有前因。

 

 

 

评论 ( 12 )
热度 ( 10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