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かり】王朝艳异绘卷 卷六 END 全文完

卷一 白般若01 02 03 END

卷二 鸦(三日骨)01 02 03 04 05 06 END

卷三 返魂香(双狐)01 02 03 04 END

卷四 鬼京(乱一期)01 02 03 04 END

卷五 森罗幻象01 02 03 END

卷六 花地岛年:01 02 03 04

完结啰宝贝儿们!有缘番外或者别的坑见【飞吻

什么完结章还不来个五十字长评,人性呢?刀性呢?!

————————————————————————————————

05

 

 

 

痛入骨髓的激烈交欢,意识消失前最后感受到的是石切丸珍惜地亲吻。

捧着石切丸的脸颊亲吻,深入吮吸口舌津液,预感到来时顺势仰躺在完成的『地狱草纸』上,后背皮肤沾了颜料的瞬间利刃穿心而过。

利刃穿心而过后艰难呼吸尚未倒下,商铺货架七零八落地翻倒在地,不知哪个兵痞点了火,整条商店街都燃烧起来。

熊熊烈火中有人抱起他,几滴水落在他脸上。那人离去了,他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石切丸在一间屋舍之外的另一处屋顶上,十分安全,所以他松了一口气——倒下之前,似乎看到了石切丸滴下血泪的眼睛。

石切丸的眼周犹有未干血泪痕迹,拖着重伤的躯体追上他们。他的记忆在回归中渐渐散去,看到石切丸时仍然下意识想要捧起那张脸,亲吻一下,郑重告别,叹一声「妄执」。

 

妄执。

 

他从缠绵噩梦中醒转,心口被刀柄硌得生疼,算不算妄执。

 

 

审神者大张旗鼓的巡回展出后陆陆续续有其他审神者登门,似乎是听说了小姑娘卡着石切丸,一个个带了练度满点的石切丸报复性来访。然而小姑娘早回到现世,常识中卡石切丸的压力又绝无法与卡欧洲刀的压力相比,审神者们只得坐一坐喝杯茶喷茶而去——茶,自然是青江用冷却材泡了木炭制成的加料茶水了。

原本青江并没有打算如此这般暴力送客,哪怕是别人家的石切丸,能多看一眼也是好的。可是第一位审神者造访不久,才看了别人家的石切丸五分钟,别人家的にっかり青江就追了过来——提着神官帽子的系带,满面轻佻不在乎地解释之前拆去洗了这才赶着送过来。别人家的石切丸就低头笑,闷闷发笑,笑得那一个青江耳尖泛红,丢下系带匆匆离开,写作想起来还有些内番任务,读作被石切丸笑得恼羞成怒。

系带自然是那一个青江故意拆走,好有借口追着石切丸出门。多好懂啊,一个にっかり青江对一个石切丸的心思,是个青江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青江立刻端出加料茶水。

 

漫长溯行中的某一世,他对石切丸坦然告白,说「再遇见一万个你,也会一万零一次爱慕你」。可是那一万个石切丸,大约都注定了有另外一万个青江与之相伴,那么属于他的石切丸又在何处。

 

 

有社畜主命长谷部无条件相助,青江成了横行新本丸的魔王,随便派遣奇怪的组合远征,刀装熔得七七八八,刀匠险些被他丢进钢炉。连滚带爬地逃出本丸时,刀匠听到青江自言自语:「你怎么敢。」

 

你怎么敢。

怎么敢轻易以本体为祭,怎么敢一次次溯行过往,怎么敢不得他的许可擅自消失。

 

他往钢炉里乱七八糟地丢材料,有什么札塞什么札,运气不好时就是各种各样的粟田口,运气好些见到新的三日月小狐丸鹤丸莺丸江雪……不,这算什么运气好。

他的运气一点都不好。

 

好吧,你还是不肯来,看来你需要点添头。

他从信箱中挑出所有的自己,一把一把本体往钢炉里丢。多少个青江能召唤出一个石切丸?一把にっかり青江熔了也不过得到一点点材料,想必是很难——所以他把多余的本体都丢进去,也见不到石切丸的一顶帽子?

他举着最后一把本体——唯一一把本体——有些入魔地盯着钢炉。或许这一把丢进去就能得一个石切丸。不不,万一还是没有呢?那时连继续努力锻造石切丸的人都没有了,因为他也消失了。消失了有什么不好?石切丸可以随随便便消失,青江为什么不可以?得了石切丸出来固然好,得不到便一同归于永寂,也不算吃亏。

疯狂的想法渐渐占了上风,心口忽然一动——焦黑的刀柄顺着衣袖滑入另一只手。

——若是回归本源,记忆消散,这世间便再无人记得曾有这一个石切丸。

不记得……就不记得啊,怎么,不能忘记吗?

……

对,不能。

 

青江惨声一笑。是啊,他得活下去,长长久久地活下去,哪怕溯行军被彻底消灭,世间再不需要这些刀剑男子,他的存在不再有必要性,东躲西藏着也要活下去。

为了不要忘记而活下去。

 

 

他手指一松,刀柄无声滑入钢炉,不等他反应过来便被火焰吞噬无踪。

不知怔愣了多久,火焰熄灭了。

 

他径直伸手去炉膛,也不怕钢炉的高温伤害到付丧神躯体——他连刀柄的残渣都没有摸到,只摸出一颗花苞。

才碰了碰尖端,花苞便嘭地一声绽放开来,高大的付丧神灵体从花心探出头:「我叫石切丸。你想祈祷疾病痊愈吗?……哦呀,原来不是参拜者呀。」

 

脑中空白良久,终于回过神来的青江抹掉不自觉落下的泪水,甩甩头发自我介绍道:「嗯嗯,当然不是参拜者了。我的名字是にっかり青江,奇怪的名字对吧?所以你要称呼我青江。」

石切丸从善如流:「ア-オ-エ-……唔,アオエ。」

 

 

青江一直小心翼翼地捧着那朵花。

——一如漫长的溯行之旅中,一次又一次转生之时,石切丸也曾如此小心地捧着孕育了青江的花苞,等待青江在他手中绽放。

 

 

 

-卷六 花地岛年 完-

 

 

 

-王朝艳异绘卷·全文完-

 

 

 

大蜻蜓的完结废话:

 

中途预想过完结感言写什么,现在只想趴在桌子上吼一声好长。

好长!爬了那么多墙,写了这么些年文,这篇也太长了!它还完结了!它还是我刀剑的第一个坑!感动人心!大纲大法好,啪啪啪啪啪——不要误会,我是在鼓掌而已♥

想想最初的计划里会更长,顿时觉得精简是明智的——精简掉的部分是原定的许多怪谈故事,取题目时也是想着单元剧多一些比较有绘卷感,然而写完第二卷后审视一下感觉青江纠结到第二卷也就够了,再不开窍也太不青江了!这样想着,再看一下伏线的完成程度,觉得铺得蛮好,嗯,精简掉漫长拖剧情的路人单元剧反而紧凑一点,虽然绘卷是不那么绘卷了……【耸肩

大纲虽说推翻重建了大半,主线其实是没有变过的。开头结尾卷的内容早已想好,所以临近尾声时能出现一日四更的疯狂行为……顺的另一个原因是俗,我这蜻蜓,特别俗,一般不舍得搞BE,除非不BE不合理,所以多数是傻乎乎的哈皮Ending,大众预料之中。第五卷能炸出一群人喊神展开,我已经很满足了,翻回5-01的评论看一条能瞎乐半天,啊哟,开心,满足(←恶趣味)当然这绝不是为了神展开而神展开,其实我没想到居然真的完全没有人看出前面埋的伏线,哈哈哈开心(←恶趣味×2)

主线就这样了,当然实际写作过程中的细碎bug也肯定有,唔,回头再改吧,躺。有些bug其实只是碍于行文没有说透,比如平安时代爹的眼睛……爹看到的是灵体位面与常识位面重合的世界,灵体位面优先级高于常识位面,所以常识物体在爹的眼中会被灵体挡住,所以看不见陛下。而三日月,嗯,万能的,非常识人类;青江,能杀鬼,辟邪,非常识人类——看得到,就是这样,怎么表达得更清楚一点容后考虑,但在风格一致的原文中突然加一段位面关系解释或者小狐丸分出本命狐毛保护鸣狐的心路历程……好奇怪喔!看第四卷的回复,有时候觉得姑娘们脑洞超大这样搞下去好像真的也蛮带感,有时候又发愁,怎么该脑补的时候又不脑补呢【跳脚

再次强调连更是偶然现象,随地发病挖坑不填才是常态,fo我谨慎喔。

结尾的表达方式,措辞上还是有点软,欠缺力度。不管怎样,啊,完结了,想写的东西也都写出来了,好好好。

我爽了,你们随意。有缘下个坑见♥

 

2015.07.27

大蜻蜓爽朗于躺床上耍手机前

评论 ( 23 )
热度 ( 112 )
  1. 涉水吟訣—魚一畳半里丿间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