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鹤莺】鹤衣 02

好像是个青蛇paro【大笑

来提个名!许仙要谁出演!【大笑

——————————————————————————————

02

 

 

 

万物有灵,哪个不想得道成人?偏偏鹤丸懵懂,莫名其妙地化了人形,没察觉好处,只嫌人麻烦——人的腿脚好生奇怪,前进不能自关节向前弯折,倒要迈出一步再从膝盖折回来,可不是白费功夫?被莺丸牵着学习走路,几天下来鹤丸还是走得歪歪扭扭,一不留心便嘭嘭地撞在莺丸胸口。

莺丸还没说什么,鹤丸倒捂着鼻子撒起娇来——他踢掉鞋子支起一双赤足,委屈兮兮地对莺丸抱怨:「做人累得要死,还没什么用处!腿只能向后折,迈一步倒要退半步,这也算了,脚又多了一根脚趾。丑得要命!又短又粗,抓不得鱼,勾不来树枝,站都站不稳!」

莺丸把他扶正,歪倒,再扶正,再歪倒。莺丸恼了,蹲下来敲打他的腿:「不要踮脚。错了!脚趾后面,整个脚掌都要踩地。踩下来!不就站稳了吗?人有人的姿态。枉你生得好个鹤模样,化了形却软皮软骨,不知道还当你是蛇精!」

脚掌落了地总算站稳,鹤丸新奇地走了两步,回过头又不满意起来:「刚才还和你一般高度,现在怎么比你矮了?」

莺丸的温柔声气早被耗尽:「先前你踮着脚,自然比踩了地高一点。」

「呀?这是故意陷害我变矮吗?」

「是呀陷害你啦!我也踩着地呢!」

「那好吧。」鹤丸怏怏不乐,攀着莺丸的手臂适应腿脚,忽然想起什么,低头摸摸自己又去摸摸莺丸胸口,「咦,这里你也更饱满一点?为什么?多了什么吗?」便要探手摸进衣内,被莺丸一掌拍开,面有薄红微怒:「光天化日,不要动手动脚的!」

噫——鹤丸恍然大悟。

 

想他能化形之前,暂且居住在太政大臣家的花园中,依稀见过几对男男女女纠缠进到花园来,絮絮着「不要动手动脚」「啊呀不会有人看见的」之类对白——虽然说着拒绝话语,到底是要半推半就地扯了衣衫,露出饱满洁白的胸脯。原来如此!鹤丸便隔着衣服捏捏莺丸胸脯,在莺丸瞪过来时点点头很懂的样子:「原来莺丸是雌鸟!」

咣!莺丸重重打了鹤丸的头,愤然变回原形,小小的树莺挺着胸脯落在鹤丸鼻尖,自信地口吐人言:「树莺的胸本来就比较饱满。我是货真价实的雄鸟!」

鹤丸表示信服,又怕莺丸真的恼了甩脱他就此离开,连忙讨好似的拍起巴掌:「是是是,莺丸比我年岁大,比我本事强,比我个子高,胸也比我饱满,莺丸最好,好好好。」莺丸听着,只觉好像有哪里不对,仔细想想又没什么不对。总之鹤丸是服软了,他也不再细想,飞离鹤丸鼻尖再次化成人形,重新半搂半抱着鹤丸纠正姿态:「走路的时候手臂不可以举起来。直起腰!撅着屁股走路,真是难看!……」

 

练习的时间过得飞快。鹤丸其实并不在乎自己像不像人,对于人类也没有许多好奇,不过是喜欢与莺丸在一处,喜欢被莺丸抱一抱打一打,姑且学了些样子;待到莺丸同他解说什么「文化」,林林总总的礼仪讲究、诗文典故,鹤丸便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伸展手臂瘫倒大睡,莺丸要丢他进水里,他还能迷糊着变回鹤腿缠住莺丸,非常无赖。莺丸好气好笑,拉扯不得,又下不了狠心真的丢开手,只得打定主意带着鹤丸出山——倒正中了鹤丸下怀。

鹤丸想,一千岁的莺丸确实厉害,大概并没见过许多人。正因为不了解,才会如此热切地想要融入其中。人有什么好的?寿命又短,心思又多:太政大臣家的小男孩,小小年纪就会讨许多女孩子欢心;小女孩们争风吃醋,在他眼皮子下挑拨离间;仆役勾心斗角,新来的突然得了重用,被早来的拖进花园揍得吐血,剥下衣服也不见伤痕,面上仍要一派和平。动那些心思有什么用处?吃了睡、睡醒再吃,不想睡也不想吃的时候一起洗洗澡跳跳舞,这才是最快乐的事。

莺丸活了一千岁,也许懂很多东西,也许以为自己也懂得人类,可其实并不懂。

 

他只有五百岁,没有许多权威,多半劝不住莺丸。那么莺丸想去看看人类,他也只好陪着去看看?

树莺不过小小一只,即使是五百岁的鹤,也要大上许多。希望的话,也能保护得了一只树莺吧。

 

 

 

评论 ( 9 )
热度 ( 7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