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青】东京片隅 04

★阅读警告:

关于青江江的肉体详述段落。

不是我写出来的,是我舔出来的。(

————————————

04

 

 

 

两块蝴蝶骨形状分明,尖锐的下端几乎能破皮而出,包裹着骨头的皮肤也薄得几近透明,但并不会给人以枯干苍白的感觉。

他将头发随意撩起,拢成一束绕起来挽一个松垮的单边蝴蝶结——长头发就是如此方便——后颈的水滴转瞬蒸发,发梢的水又恰好凝出足够的分量滴落,持续不断的湿意说不清道不明地蔓延开来。介于干燥和潮湿之间的皮肤白皙且健康,密实的肌肉匀称地覆盖于骨架之上,骨骼线条清晰可见,但不显瘦削;至于肩颈、上臂、腰臀、脚踝更是意外的有一点肉感,或许是总要东奔西跑陪作家们晨练打球运动过量的缘故,蕴藏着内敛的力量感的、非常漂亮的青年男性背影。

 

石切丸的词汇贫乏了,脑子里莫名其妙地蹦跶着一句“卿本佳人奈何作贼”,回过神来毫不留情地给自己打了个E等评分。然而青江并不给他重修补考的机会,青江动了动脖子闷声嘱咐:“用你最大的力气,慢一点也没关系,每一下的力度都要深入到骨头里……不用担心疼痛喔,痛得哭出来其实是非常爽的感觉……我是说按摩呀按摩。”

“……恕我拒绝。”回忆起自己先前无意识间浏览了哪些部位后,石切丸僵硬地回答。

青江支起上身回头瞥他一眼,一反常态地放过石切丸:“行啊你走吧。”

待石切丸犹疑不定地挪步到门边,趴在地毯上的青江懒散开口:“此时筑前社已经失去了与青江作家合作的机会啰。”

“……”

“走啊,记得关门。昂首挺胸,捧着你的清高骨气,提交你的辞职信,躲回你的象牙塔,念到了博士就再念一个博士,反正你这样的人擅长念书嘛。也只会念书?永远抬高下巴的编辑,只配和唯唯诺诺到处递名片求人看他一眼的小透明作者打交道。不想伺候人,就一直待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吧,连同你的理念一起,永远也别让我看到。”

 

牙根咬得生疼,石切丸攥紧拳头,慢慢关上门。

青江瞟一眼留在屋内的石切丸闭上眼睛:“我可没允许你在这里待着。”

“……请允许我留下。”

“留下做什么?”

“帮您服务。”

“‘帮’我?”

“……为您,做一些舒缓精神的,服务。”

“喔。可是我要睡了,凭什么接受你的服务?”

攥紧的拳头颤了颤,石切丸正式地跪坐下来行礼:“………请您,稍稍为筑前社的立场着想……尽量保持较好的创作状态……基于这样的原因,拜托您,接受我的服务。”

膝盖与铺着长毛地毯的地板相触发出沉闷的撞击声,青江耳朵轻轻动了动依旧没有睁开眼,拖长了声音确认道:“所以是你请求我,拜托我,帮你和你们社的忙了?”

“……是的。”

青江勉力睁开几乎黏在一起的眼皮,口气稍稍放缓:“姑且算你合格地挽回了青江作家吧……至于继续合作的事情,还要看你服务的表现。”

“……是。”

石切丸深呼吸几次,暂时保证了平稳冷静的状态,小心翼翼用拇指和食指去按捏青江的脊骨,几下过后冷不丁听到青江出言嘲笑:“我看你是忘了我的嘱咐啊……这不会就是你最大的力气吧?”

 

“……明白了。”

 

石切丸垂下眼睛,收回手指摊开手掌,重重地按上青江的肩头——施力的瞬间,石切丸险些与青江一同叹息出声。

碰触到的骨骼就如眼睛所见一样拥有绮丽的线条,肩颈也确实如目测一般出奇地细腻肉感。皮肤上的湿意绵延不绝,与干燥的掌心皮肤相触时瞬间吸住,非常的沾手。

——非常的,卿本佳人奈何作贼。

贫乏且不恰当的形容再次跃入脑海。

青江原本支着上臂稍稍撑起上身,被重重一按埋进地毯的长毛中,酸爽的痛感令他叹息出声。然而这样的痛才只是开始:石切丸忠实地执行了青江的吩咐,足够缓慢也足够用力;初时他还能在疼痛间隙调笑两句称赞一下石切丸的力道,不一会儿便痛得说不出话来,看不到后背上密密麻麻的青紫,只是错觉间以为自己的骨头要被捏碎了。

 

……还好。

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即使存了泄愤的心思,青江叫停的话石切丸也会立刻停手——但是没有。青江拧紧眉头,侧过脸趴在地毯上,开口时发出隐忍的叹息,闭了嘴就只在喉间有轻微的呜咽,外人听到只怕会以为这里在发生什么未成年人禁止之事……当然比起那一种场合,这里要缺少很多张扬的放浪煽情。

但是,说不定,缺少了一些元素之后,更加魅惑一点。

一手按住青江的后颈,颈动脉就在指尖搏动,稍稍用力,强势冷酷复杂难懂如青江这样的人也会立刻丧命……突然跃出的念头吓了石切丸一跳,匆忙收手,青江的后颈已经落下一枚深紫近黑的指印。

青江毫无反应——他已经睡熟了。

眉头仍然拧紧,睡熟了也是薄情又冷酷的模样,疲惫的五官却似乎因着薄情冷酷而诡异地美丽起来。

 

石切丸稍稍退开,跪坐良久,两腿间的隐约的鼓起才终于平复下去。

 

 

他是真的很讨厌青江。

——僵立着等待小腿的酸麻退去时,石切丸再次确认了这一点。

 

 

 

评论 ( 13 )
热度 ( 8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