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青】妾身出来难(七)

一篇以【笑面青江cv间岛淳司 经常发自己美腿照】为契机,玩着微信摇一摇灵感涌现而产生的文。


第一棒 @霜下寒禅→第二棒 @光狼→第三棒 @陷进刀男人走不出来的穆拉拉 →第四棒 @阿逍 →第五棒   @季风与明鸟 →第六棒  @黄皮子萨满  →第七棒 我

第一次和太太们一起耍接龙好紧张也好开心(。

然而只擅长短兵相接的我努力之后也做不到写得多么粗长实在是拉低了平均章节字数水平那么问题来了下一棒是谁呀(咆哮

——————————

 

 

 

大雨过后整个校园仿佛被漂洗了一遍,夏日的躁动也被水汽暂时熄灭,次日排了课的新老教师们迎来了难得省心的一天。

而校长室里却在电闪雷鸣。

前一日传话的小老师被学校大佬和各学科教研组组长恶狠狠盯着简直要放声大哭,瞥一眼身边的石切丸却又被那令人窒息的沉默压迫得哭也哭不出来,半晌抖着嘴唇嗫嚅道:“我是真的听到主任同意了才回来报告的……”

“我没有同意。”石切丸身形姿态甚至表情都毫无变化,十分冷淡地丢下五个字后恢复了沉默。

小老师一个哆嗦声音里带上哭腔:“可我是真的听到了……”

“我没有同意。”

场面再次恢复了僵持。看站位似乎是小老师和石切丸对抗其他大佬,实际上大家心知肚明,这里是石切丸一人在对抗他们全体。

僵持中副校长试图出言化解尴尬气氛,他好声好气地劝道:“好好好,就当他听错了话传错了话,那事情已经变成这样,其他老师都签了字,就等你签字盖章把名单交上去,这样拗着又能有什么用呢?退一万步!就算!就算真的把那个学生的名字换上去!其他老师不签字,一样是现在的结果。我知道你爱惜学生,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为那个学生想想吧,学校也不是不考虑你的立场,现在你签了字,我做主,那个学生的处分记录全都消掉!你看是不是更有实际意义的好处?”见石切丸并不反对,他征求意见地看向校长,校长点了头立刻打开桌上的电脑登陆系统,还将显示器刻意转向石切丸的方向,“看好啊,我先消掉这些处分记录,这是学校的诚意,石切丸老师是信人一定值得相信对不对?”说着清空确认了教学系统内青江名下深红色的处分记录,扫一眼过去大体就是课堂违纪、课堂违纪、打架、打架、课堂违纪。

男孩子年轻气盛,几个没有学生时打架的经历?上课玩手机、不交作业、顶撞老师,虽然发生的时候会觉得这样的孩子真讨厌,到底都很常见,至少印象里青江的违纪都是些小打小闹,反而是列入推荐名单中的名字中他清晰记得有那么几人被他抓到过考试作弊——毫无疑问,这些名字下的处分记录早在进入名单时被清空得不留痕迹。

用这样一点点粉饰太平,就想交换一个人的未来。

青江的未来。

石切丸翻转手腕,看一眼掌中紧紧握着的手机,屏幕依然漆黑一片毫无动静,不必解锁查看他也知道那个微信气泡再也不会弹出。那个账号已经从自己的页面里消失了,连同对话记录一起被账号的主人清除。青江正是这样的人,惫懒不正经开玩笑肆无忌惮,却也藏着一颗足够骄傲的心,不屑于作弊和低劣的谎言。

那么,且不论自己体内藏着恶鬼还是猛虎,不让那一颗骄傲的心跌落尘埃都是他必须承担的责任。

他抬起眼睛,平静地伸出另一只手:“名单给我。”

 

所有人松了一口气露出欣喜的神色,副校长为了表现诚意亲自奉上垫着笔记簿的名单和签字笔,守在一旁看着石切丸快速签字盖章,盖到一半终于发觉不对发疯似的去抢笔:“你!!!你这是做什么啊!!!”

抢夺间笔尖将名单划破半边,另一科的赵组长下意识抢了那半张名单来看——二十几个人名,连同这位赵组长的儿子在内,所有人名字后面属于教学主任推荐的一栏都被盖了长方形印章,印章下签着抢眼的“否决”。

石切丸被副校长抓着领子依旧面色如常,小心地将印章放回衣袋,对待来自校长的凶恶目光坦然回视:“自主招生本就是择优选取。当前我校的教师推荐制度漏洞太多难以令人信服,需要更清晰客观的考察标准来回应各大高校的信任。我主张今年启用自主招生资格考试进行考察,考察科目就限定在各大高校自主招生时考察的科目范围。……当然,您可以不同意。至于我,也只能做到在职一天,签一天‘否决’。”

 

 

校园内山雨欲来,导火索的青江倒是在校园外面游荡。毫无疑问他翘了课,在外面浪了一天……准确一点或许该说是一天半,从前一晚就像个游魂一样游走在街头小巷,下雨时等在打烊的超市屋檐下看了整宿的电光闪烁,什么也没有想,什么也想不到。

下着暴雨的夜晚里没有觉得冷,雨停了的白天却有寒气钻入骨头,青江打了个哆嗦,这才想起自己没有穿长裤——前一天下午穿着运动短裤被石切丸叫去,石切丸摊了牌又被砸晕,门被石切丸锁了,钥匙在裤子口袋里。西裤裁剪贴身,外人要伸手去摸裤子口袋不免会摸到男人的私密部位,石切丸的屁股看着又有点大,勉强摸进去搞不好也摸不到钥匙——这样想着的青江,直接从石切丸办公室的窗户翻出校园,脑子里乱哄哄一片,索性就没有回学校去,当然也不可能从储物柜里取出长裤。

小租屋里当然还有一些衣服……但是,不想回去。

他哪里有过可以回去的地方?没有人等待自己,即使三个损友那里是随时可以拜访停泊之处,终究会有属于他们的、外人谁也不能插足进去的生活。

膝盖的伤口隐隐作痛,青江再次想起了石切丸。

……又是石切丸。

青江摸出手机,屏幕亮起恢复到先前状态,屏幕正中的窗口无人理会也耐心执着地等待:

是否删除好友?

确认/取消

挣扎好一会儿仍然无法做出决定,末了青江用力按下锁屏键,屏幕重归黑暗。

真可笑,拿别人的手机删自己的账号想都没有想,轮到自己这边却怎么也下不了决心删掉那个“砌”。贪恋温暖而已,所以更应该早一点想到“砌”的后面是谁,毕竟世间并没有那么多人可以容忍他无休止的放肆,多么荒诞的话语也一定会回应的更是只此一人。

而这一人也不会再回应了。

 

他漫无目的地走,不知不觉停在了学校外边。光裸的腿几乎完全失去对温度的感知时,他辨认出了石切丸的办公室所在。

特别好认。一层,远离校门的另一端,是位置不算好的角落小办公室,只有一扇窗户,胜在清净又是单人办公室,石切丸想要也不会有人跟他争。青江早就应该认出来,但或许是大脑强迫他忽视,也许是察觉了他内心的冲动想要阻止他之后的行动,让他大脑放空了许久才重新聚拢意识,认出那扇窗户。

学校里早就没人了,办公室自然也是漆黑一片。还看着那扇窗户做什么呢?重温一下石切丸被砸晕的场景吗?复习一下得知自主招生的事情时复杂的心情吗?……

……默默地唾弃着自己,青江揉了揉僵硬的膝盖,还是去拉动窗户。窗户果然没锁,膝盖受伤的原因不若往日敏捷,翻进办公室落地时脚下一个踉跄,没收拾完的书籍还散乱在脚下。

什么呀,一天了都不收拾。

等待眼睛习惯室内的黑暗后青江辨认着书名想要放回书架,转头的瞬间血液险些被冻住,身体在意识反应过来之前甩下书本要重新翻出窗外,沉默坐在单人沙发上的石切丸一个箭步冲上来拽住他。

 

他被轻轻放在单人沙发上,石切丸把他的鞋子脱掉,将冰凉的腿脚抱在怀中。

 

青江木木地看着石切丸:“……老师?”

石切丸没有看他,目光看向空处自顾说道:“逃课的事情这次就算了,不要再有下次。下周会有自主招生资格选拔的考试,这一周你每天中午和下午下课后到这里来,我给你补习一些必要的知识点。你头脑很好,成绩也不错,就是有点偏科,能拿到自主招生的话对你的未来会有很大帮助……”

“老师,”见石切丸没有理他的呼唤,青江把手放在石切丸肩头,换了个称呼,“石……石切丸?看着我。”

石切丸一个激灵抬头,与青江晦暗不明的异色双瞳对视。青江轻声问道:“你不想说这些……你想说什么?”

 

良久,石切丸将青江的腿脚抱得更紧一点,低头埋首于青江膝盖之间,回答的声音恍若自言自语,在寂静黑暗的房间里依然清晰可辨:

“……不要走。回到我这里来。”

 

 

 

评论 ( 30 )
热度 ( 17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