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石青】眠れる美人 02

生病的单身狗,在七夕情人节,给别的情侣写更新,这是一种怎样的富有奉献精神的情怀(。

————

02 “红叶无法红尽,就枯萎了。”

 

 

 

川端康成逝世五十周年,各大电视台的拍摄计划基本就在《雪国》《古都》《伊豆的舞女》《美丽与哀愁》里打转,虽不乏改编新说,大体还是规矩正统的。而VOV这部改编自《眠れる美女》的“眠れる美人”,由VOV御用编剧宗三左文字进行了全新解构,就像一众白鸟中的一只黑鸟,惹人非议却也无限打眼,甫一发布新闻即杀入下季连多期待排行榜前三。

资源美味归美味,一看就不是T家偶像的路数,事务所一个招呼没打,VOV的人主动来碰头时副社长都吓一跳。待剧约签好,新闻也发布了一周,亲手排定档期的经纪人还在拐弯抹角地打听石切丸是怎么偷偷跑去试镜的——他不知道?啊哟这话哄谁呢,经纪人哈哈点头表示一个字不信,心中怀疑之下,话音都有些酸溜溜的。

石切丸又能说什么呢?只得苦笑着想:这个年代呀,真话是最没人信的了。

 

相比青江的大起大落,石切丸迄今为止的人生则要顺利太多:小学时像参加兴趣社团一样参加了T家训练生的活动,没等他开始考虑未来的事情便被社长点名出道;懵懵懂懂成为三条队一员,出道第一年组合人气便呈爆炸式增长;稳步发展了将近二十年,三个固定团番、人手至少一个个番、有蛋巡有亚巡、参演过大河主持过红白,说一句国民偶像一点都不过分。

可大红大紫中总有起落,一路无阻则往往还意味着平庸。石切丸一路走来就是如此,唱歌不跑调也不美妙,跳舞能做对动作但谈不上灵巧,演戏只会演温厚木讷的好人,偶尔凭借出众的杀阵和古典气质主演个正月时代剧——同样是时代剧,三日月宗近去演风流华美人尽皆知的光源氏,石切丸就是演写作传统古朴读作狗血无聊的独臂剑豪丹下典膳;三日月接了香波沐浴露CM在屏幕上美美地露肉、小狐丸为越野车代言奔驰在沙漠中展现野性时,石切丸只接到公益CM穿着运动衫和群演一起晨跑。就连他手上的个番都是NHK的访谈式纪录片:逼格有是有了,想也知道话题性有多低,怎么也不可能凭借这些红起来——说他不红似乎也有点不对劲,不管怎样说到石切丸这个名字日本国民总还是多少有些印象的,只是与红出海外、让许多外国人只知有三日月不知有三条队的三日月宗近相比,差距还是太大了。

三条队的二十年纪念快到了。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难道就要一直这样定型下去?思考着类似的问题,石切丸一口答应了拍摄邀请。拿到剧本时只仔细阅读了自己的戏份,看了新闻才知道要跟自己W主的人是曾经的少年影帝青江。

辗转反侧了数个夜晚,开机当天平稳地向青江行过礼后走去见歌仙,石切丸攥紧的拳头里满是湿漉漉的汗水。

 

说来惭愧,明明自己就是偶像,却会像寻常的追星族那样失态。当然不是像后辈饭们那样对着比自己年长的偶像喊儿子的失态,也不会像自己的饭那样无论年长与否统统喊爸爸,或许他的失态格外出格一些——他控制了自己没有去单膝跪在青江膝前亲吻青江的手。

为了求个好兆头,大多剧组开机都会选一条轻松好过的戏作为第一场。歌仙没什么讲戏的意图,随口鼓励着石切丸,石切丸不知不觉神游起来,满脑子都是一个角色的身影。

不是少年にか,而是东洲斋写乐。

 

 

大河剧主演事故后不久,青江在医院里醒来,名声跌至最低点,第一个向他递出橄榄枝的是民放AX的制作人。其时是各电视台筹备跨年SP的时节,投资商买了知名作家的原著捧新人女演员上位,一心要找大咖来给新欢抬轿。日本艺能界格差即生命,不是关系特别要好的情况下绝少会自己降格,两夜SP的收视率输赢不是大问题,保持和投资商的良好合作关系才是最要紧的——制作人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没什么避讳地找到了青江,大咖嘛,难道国际电影节的影帝还不够大咖吗?

《闭锁之国的幻影》,多时空叙事的历史推理大作,有“日本的《达芬奇密码》”之美誉。也不知原作家是出于什么心理将改编权草率卖出,编剧为了强行推女主角将剧情改得面目全非:主角佐藤由男变女,离婚官司成了未婚失恋,偶然得到一幅肉笔画后拥有了穿梭于江户和现代之间的能力,一时是现代日本的美女学者,一时又成了神秘画家东洲斋写乐的缪斯女神、江户花魁叶月。如此玛丽苏的改编,收视率毫无意外地暴死,最爱截屏舔美少女脸庞的宅男们也在2ch的串里不留情面地嘲讽:“女佐藤哪有想过推理,难道不是一直想着怎样才能让自己被拍得漂亮一点?”

“说得就跟AX想要拍推理似的,难道不是一直想着怎样才能把女佐藤拍得漂亮一点?”

原作是相当还原时代风貌的出色作品,深得石切丸喜爱,虽然跨年有T家演唱会和跨年番组,还是仔细地给录画机订好了时间。得了空闲观看,第一夜的前二十分钟里石切丸无数次想要关机删档,出于对原作的热爱硬是忍了下来——然后女佐藤来到江户时代的桥头矫情一摔,坐在桥边的青年头发凌乱,两腿伸出桥板,草鞋脱了一半仅仅挂在脚尖上,闻声漫不经心回头,顺手将一绺乱发别到耳后,像是看到了一粒美丽的尘土。

非常美丽,但也仅仅是尘土。

 

是影帝青江。

……不,是东洲斋写乐。

 

写乐加入浪人剧团,表演结束后独自作画,回想着役者的身形,踮着微跛的足跟在镜子前复刻出一模一样的姿态,切实地感受到了每一块肌肉骨骼的动态细节后附地作画,潦草扎成一束的长发垂落到纸上,沾着墨汁在画纸边缘拖出长长的细丝。

写乐的画作得了耕书堂老板茑屋的青眼,茑屋招待他去水茶屋取乐,再次见到花魁叶月,写乐的头发遮去半张脸,晦暗不明地注视着叶月的舞蹈。多数时间镜头都聚焦在叶月的“美丽身姿”上,偶尔切回写乐的眼睛,便有寒气沿着石切丸的脊骨飞快窜入顶心。

女佐藤穿越时空的能力渐渐消失,最后一次作为叶月与写乐道别时,夸张的花朵特效中女子身影彻底消失,只留下落在地上的艺妓服装。写乐静立良久,将衣服带回屋子,换上艺妓打扮,带着男身女相的妖异绮丽感缓慢地模仿着叶月曾经的舞蹈,看入镜中又是晦暗不明的眼神。

——并非是看着人类的眼神。

 

 

口碑收视双暴死的烂剧里,开出一朵有毒的妖花:带着不幸的宿命,追逐着不幸的气味,引诱不幸的人堕入深渊。以石切丸粗浅的演戏经验,完全分辨不出这种气质究竟属于东洲斋写乐这个角色还是属于青江这个演员,只是不知不觉中着了魔,拜托生活助理剪下写乐的所有片段,存在电脑、平板、手机中,每天至少要看一遍。

第一场戏是与养老院的老人闲聊。坐在养老院的长椅上,石切丸随口与轮椅上的老人聊着天,目光不知不觉就追着远处抻着背筋的青江而去。

甚至忘记接下一句台词时都没有回过神来,只是静静地想着:啊,我可真是不幸啊。

 

 

 

评论 ( 8 )
热度 ( 8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