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江古田笑巴克 08

Ⅰ 最后的左文字:01 02 03 04 05 06 07

早跟你们讲了没有永远的坑只有加不完的班没时间更(。

————————————————————————

08 童子鸡比了星星也只是比星星的童子鸡

 

 

 

既然歌仙大方地把不开心的事情讲出来让大家开心了一下,那有来有往,青江和次郎很讲义气地拍着胸口表示兄弟这就帮你去探探那俱乐部的底所以活动经费赞助点儿吧,配上一模一样的摊开掌心捻手指动作,不知道的人看见了得当这俩才是亲兄弟。

于是歌仙喷茶了。

顾不得痛惜光忠出品的限量版超赞奶茶,歌仙爽快地翻出去两个白眼:“那是家牛郎店,只接待女客人,你们怎么进去?应征做牛郎吗?”

闻言二人并不气馁,青江拉下次郎脑袋咬一会儿耳朵,次郎点头点头,两人蹲到柜台后面去捣腾了好半天,再次露面时闪亮登场的是水手服过膝白丝的高挑女高中生和浴衣盘发的超高挑和风轻熟女。

青江还扎了个俏皮的偏马尾,顺滑地垂在耳边,有意露出洁白修长的后颈。

 

……超赞奶茶今天是喝不成了。

歌仙兼定,年龄成谜,兼定组二代目,抱着人头骨骼可以安然入睡的年份超过二十年,有生以来首次体会到后颈发凉的滋味。

最终,歌仙僵硬地摸出几张福泽谕吉作为“活动经费”,和僵硬了更久的光忠一同目送两个美女背影远去。

 

 

次郎的女装扮相着实成熟,配上惊人的身高,完全看不出来他未成年,这也是他能长期在艺妓屋打工的重要原因。俱乐部的案内人想当然地以为次郎(♀)是青江(♀)的监护人——权贵之家母亲引导女儿了解声色场所,这样的事情也是有的——于是二人就这么顺顺当当地进去了。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小夜干部来见了什么人——废话,兼定组的干部们都不清楚!不过这难不倒青江。他拽过一名案内人耳语,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音色刻意压低之后沙哑而性感,像个学太妹抽烟装成熟的中二病女子高生一样壁咚着对方问道:“我弟弟好像迷上了这边一个牛郎耶,就是你们店吧?喜欢牛郎也没什么,可是他很多天没回家啰,他在哪里?喂,你知道的吧喂!”演得开心了甚至“喂”的同时又用力咚了一下墙壁,咚得案内人小心脏扑通扑通。

就这样睁着眼睛说一番瞎话,成功套出唯一被正太盯上过的宗三,青江背着手对次郎比个V,施施然往宗三那边行去。用太妹姿态吓跑不想惹事的女客人,窝进沙发翘个莎朗斯通风的二郎腿,没等次郎也过来坐下,宗三掀起眼皮瞟一眼青江垂下眼睛嗤笑道:“小童子鸡。”

青江面色发青,放下二郎腿,不知为何不太敢对宗三发火,只好扭过头瞪着笑出一串漏气声的次郎。这时宗三再次掀起眼皮瞟一眼次郎垂下眼睛:“小小童子鸡。”

“这种地方可不适合给童子鸡破处啊。”宗三揪起一绺发尾百无聊赖地扫着面颊,被戳破的两只童子鸡恨不能钻进下水道去,拉拉扯扯地夺门而逃,平白浪费几张福泽谕吉。

 

傍晚的天色尚未黑透,大大小小的霓虹灯牌早已亮起,没有固定去处的站街流莺和援交少女们浓妆艳抹,整条街像是突破了什么屏障后落入虚幻的鬼魅世界。两只童子鸡在鬼魅世界里面面相觑,青江脸上很挂不住,次郎脸上也很挂不住,然而次郎素来喜爱作死,次郎开口了:

“哈哈哈哈哈装得很有经验的样子居然是童子鸡哈哈哈哈哈——呜噗。”

被青江高抬腿劈下脖子来时“呜”,被膝击时“噗”。青江化身为一个大写的冷漠:“小小童子鸡你挑的什么衅。”

西一番是寻欢作乐的地方,美少女在这里打架未免太过显眼,人来人往路过二人总要回头看上一眼,再被大开双腿坐在次郎脖子上的冷漠青江瞪回去。

青江进入了睥睨众生的冷漠时间。

青江正在用眼神大杀特杀。

青江的眼神杀到了完全没想到会杀到的人。

青江被反杀了。

青江飞速跳下次郎的脖子,背转身拉起次郎的手强行跟自己比星星,假装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街拍少女,全然忘记哪里的街拍少女也不会跑到红灯区街拍比星星。

 

小狐丸兴致勃勃地拍摄日本红灯区时突然感觉肩旁一空,转头看到高大的族弟头也不回地向一对高大的少女走去。

 

身后脚步声渐近,青江的手指也抖得越来越明显。宽大的手掌落在肩头的瞬间他奇异地冷静下来,严丝合缝地拼上星星,拽着次郎的手臂将四角星举到眼前半转身笑道:“大叔你要干什么?我们可不做援交喔!”

语气很活泼,似乎情绪高昂,睁开的金色眼瞳注视着他时感觉却十分黯淡,陌生又熟悉。石切丸深深地看进四角星中央那只紧闭的眼睛里,那里应当藏了一只猩红的瞳眸——被这一猜想主导了行为,他诚实又执拗地握紧青江的肩头:“请您睁开这边的眼睛。”

 

青江觉得自己此刻再冷静不过。意识高高地悬浮在躯体上空,注视着识破了自己的伪装但又不是很确定的石切丸和狼狈得想夺路而逃却又不舍得逃走的自己。被尊敬又喜欢的人看到在红灯区出没太糟了,不过再糟又怎样呢?这当然是坏事,自己做过的坏事难道很少吗?

又不关他的事。高高在上的青江按着僵硬的青江的头顶,重复一遍:不关他的事了。

 

歪马尾少“女”放下星星手,眼睛一睁一闭笑容俏皮,小跳一步猝不及防地抱上石切丸的脖子在他耳边低语:“喜欢我的眼睛?那,给你亲一下。”

打眼的猩红色一闪而过,长长的睫毛扫在唇上,细密的痒直入心底,莫名有些疼痛。

冰冷的薄唇轻轻印了印颈侧,尔后那点冰冷便离他远去。

 

青江松开手臂落回地面,拽起次郎拔腿就跑。

夜风扑面而来,各种气味混杂在一起扑面而来:香烟,烈酒,廉价香水,劣质化妆品,头油,欧美客人的体臭,路边角落里的暧昧味道……难以言明,难以消受。

什么气味都好。青江用力呼吸着,几乎被呛出眼泪。

什么气味都好。

只要不是彻夜的雨水,清晨的朝露,山中的松风,暮间的佛香,一切的洁净,洁净的一切。

 

 

 

评论 ( 10 )
热度 ( 4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