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三条皇朝浪漫谭 01

一个深井冰的脑洞,由咖啡馆诸君见证。

暂定CP有石切丸×にっかり青江、へし切長谷部×宗三左文字

会不会出现别的不保证。

喊有生之年有什么卵用?有生之年的评论并不能补魔。

我抓紧时间更新你只喊有生之年,结果就是下次更新还是有生之年。

恶性循环对谁都没好处。对我好点行吗- -



三条皇朝浪漫谭

 

 

 

01 没能当上神官的他迫不得已做了国君

 

 

 

立志成为大神官的男人,担起为新皇祈福的重任,千里迢迢赶回都城,甫一进宫就被七手八脚按住换上华服推出门参加登基大典。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展开?这是一种三流轻小说的展开,还是标题长得盖满封面的那种。

然而这个世界观还未出现轻小说这样的文学体裁,群臣无法拿上面那句胡话糊弄新国君,哗啦啦土下座了一地,陛下啊啊啊——您要以社稷为重嗷嗷嗷——三日月亲王殿下强行当了亲王后小狐殿下又跑啦呜呜呜——三条皇朝只能靠陛下您了噫——

 

噫。

 

事情是这样的。

历朝历代都有一些传闻与鬼神相关,三条皇朝也不例外。传言很久很久以前,三条皇朝的后宫里有一位宠妃被其他妃嫔嫉恨之下联手害死,这名宠妃的怨灵就一直徘徊在后宫里,长年不散。

一个女鬼而已,这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据说这女鬼总喜欢在当朝陛下行房事的时候窜出来,历代皇帝少不了有在床上被鬼吓萎了的经历。

哎呀哎呀这事情就大了。这一代的皇子们那个丰神俊朗,京城流行的皇家主题小黄书里常写三日月睡遍朝野、小狐丸实力强哔犯,虽然真实情况没有小黄书里那么欧欧西,但要美貌有三日月要野性有小狐丸要身材有岩融要地位有今剑的三条皇子们,多想不开才会愿意冒着萎掉的危险去当国君哦。

那就实力甩锅:女鬼嘛,要辟邪有石切丸嘛。

 

石切丸守序善良,石切丸没办法,石切丸登基了,石切丸心里苦:群臣准备万全,就等他从皇家神社回来直接骗他登基,连皇后都推举好了。名门左文字家的二公子,也不知心性如何好不好相处,大典开始前有瞥到皇后身边一个小厮悄悄溜走,石切丸并不提醒司礼官,满心冷漠地期待典礼上出现什么变故,仿佛登基的不是自己,成婚的另有他人。

然而典礼无惊无险,风平浪静,顺顺当当地进了洞房,新皇白期待了半天。

 

洞房花烛夜。

新皇与新后相对而坐,尴尬万分。

石切丸倒是不介意相对而坐干坐一晚,不能看着星星聊哲学也可以看着天花板聊神学。但当了那么多年皇子,常识还是有的,皇后没搞什么幺蛾子,平白无故地不睡人家那就是不给皇后和皇后家族面子,呃大家可以先坐下来谈谈沟通一下想法——石切丸掀起下摆坐近皇后一点,就见皇后十分明显地一抖。

一阵妖风吹来,满屋花烛熄灭,幽微的月光透入窗中,窗外传来断断续续的哀切歌声,有渺渺白影缓缓飘过。

 

皇后反应迅速,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石切丸反应迅速,探出窗户一把捉住白影!白影尖叫一声挣扎着逃了开去。

捏着一条白披风冷静下令封锁皇宫后,石切丸缓步走回晕倒的皇后身边,不怎么怜香惜玉地拍拍皇后的脸:“请不要演戏了,皇后,我们来好好谈一下。”

 

假装晕倒的宗三感觉自己真的要被拍晕了,五个莫名其妙的字反复回荡在他的心头:打击八十五。打击八十五……

宗三一五一十地招了。

 

 

左文字家的二公子,有个心意相通的意中人。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朝他被推为新皇后人选,意中人忠君爱国,便断绝了和宗三的来往。

意中人无情,宗三却很是有义,拜托了更加有义的发小,请发小无论如何搅黄大婚。眼见到了夜晚发小迟迟没有动静,宗三以为发小退缩了或是计划失败了,直到白影出现、石切丸又捉到一条白披风,大略地猜到发小的计策:想是发小胆大包天,打算利用闹鬼传闻吓走新皇洞房花烛的性趣,更进一步若是从此吓萎了那也算一劳永逸……

……最后一句话宗三也就心里想想没敢说出来。

 

 

皇后宗三被盘问的时候,发小青江正在御花园里东躲西藏。

每每先一步躲开搜寻他的侍卫,即使正面撞上立刻反身逃跑众人也追他不上,青江十分得意,想老子的反应速度就是这么惊人。然而左旋右转总是抓不到空隙逃出皇宫,夜晚小风一吹很有些冷,白披风被意外冷静的皇帝抢走了,青江又烦躁起来,想这他妈跟说好的可不一样?!

他躲在树上歇口气,树下的侍卫正在惶恐地汇报情况:“刺客身手厉害非常,属下正面相遇都追不上他,属下无能!”

“原来如此。”侍卫头领沉吟着,声音听在青江耳中很有些宗三的小情人的感觉,不知为何心头一阵发寒。

 

长谷部拿定主意,凛然摆手:“我亲自会会这刺客。牵我的小云雀来!”

 

 

 

评论 ( 36 )
热度 ( 2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