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孙哲平×黄少天】金错刀

扒马,参本旧文混更。

承蒙各位关心,稿费已收到,我们朴实地思考一下,如果终究打算给钱那她开贴挂我有什么意义呢?何况粉红那个贴子怎么看都对主催比较不利。所以应该不能是主催挂的我。至于开贴的人最初究竟是想挂我还是想挂主催,区别不大,我只是发个文求个repo没想跟人撕,而且这么冷的CP,竟然转天就能有贴子也是尴尬。我不认得主催姑娘,这下也没法跟姑娘处朋友了大概?算了,好好关心自己生活。

CP如题,深井冰古风武侠。求repo。

Merry Christmas


【平天】金错刀

 

 

 

  皇帝想要个新园子。

  平常人家想要新园子,划好地皮雇来匠人建一个就是。皇帝想要新园子,自己开国库雇工匠是不成的,那流程可繁琐:先要暗地跟钦天监和户部沟通一下,沟通不好该杀头杀头该放弃放弃,沟通好了呢第二天上朝殿头官喊过“有事者奏闻”钦天监正堂官就会闪出来装模作样:臣夜观那个天象啊,祥云瑞霭萌萌哒,拱护紫微妥妥哒,天子好圣明天下好太平,我也是很荣幸啦!天下这么有福气有这么好的皇帝,臣就要请求陛下下旨啦——陛下应该在哪里哪里建个多大多大的园子,园子名字适合叫这个这个——这都是为了弘扬咱们皇朝的那个文明建设啰。皇帝还要推辞一下,这样多么劳民伤财啊,这时候就该户部尚书登场:陛下真是太圣明太体恤百姓啦,可是弘扬文明建设对皇朝气运可有好处了您不能遮着掩着呀。百官一听就明白这家伙跟皇帝套过词儿了,顺水推舟一起“万岁”一下,龙颜大悦了,这才可以开始定日子开工盖园子。

 

  钦天监正大晚上被皇帝找来,本来心里还挺有数的,一推门看到在场另一个人是礼部尚书,两个人同时懵了。皇帝挺安定地解释:今天找两位爱卿来啊,就是为了园子的事,我问过户部的家伙们啦,那群废物哭着说没钱嘛,一群指望不上的东西也不好为难他们,园子就只好着落在两位爱卿身上啦——你们钦天监好好观察天象看看怎么才能搞到什么宝藏,找到方法了就交给礼部去办。

  这一刻钦天监正和礼部尚书都想扑到皇帝脚边抱着皇帝鞋子大哭微臣做不到啊,然而皇帝很滑溜地回寝宫去了。

  两个人跪在御书房地上哭着对视:昏君!

  ——昏君也是君,虽说这昏君脾气不算太差,想要两颗脑袋还是很容易的。两个人都不敢拿脑袋赌昏君的慈悲心,硬着头皮商量办法,礼部尚书一拍脑袋:去求国师!

  国师是个夜猫子,两人也不担心打扰国师休息,大半夜奔去跪求国师救命。国师抠着脚听二人讲完来龙去脉,高深莫测地弹弹指甲:“得金错刀可得天下。”

  礼部尚书还想求个详解,钦天监正已经接上了神棍的脑波,扯起礼部尚书如获至宝地走了。

 

  次日上朝,户部尚书胆战心惊地看着钦天监正堂官出列,以为皇帝要霸王硬上弓强迫自己掏钱,肚里合计一下家底就算被抄十遍也不够皇帝盖园子,绝望得只想告老回乡,却听钦天监正堂官清清嗓子道:臣夜观天象呀,有个什么什么星光彩倍常,主海内当生不世奇宝,正是盛世之治应运而生的祥瑞,臣就去找国师卜算一下,获得天谕“得金错刀可得天下”,那这奇宝金错刀,理所应当是属于陛下的嘛!

  礼部尚书跟着出列:礼部很乐意广诏天下到处找找宝贝啦,奇宝出世不能只出一个肯定出了一大堆,只要陛下下旨说献宝有封赏前方肯定会有一大堆宝贝向陛下涌来啦!

  皇帝表示好好好找找找交给你们啦该退朝退朝。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高嘛高不过皇帝,远也远不过武林盟主。皇帝会关注武林事生怕侠以武犯禁,武林盟主也会关心朝廷动向以防万一,“得金错刀可得天下”迅速在江湖上流传开来,哎哟众人那个热情!倚天剑屠龙刀还只是号令天下莫敢不从,这个金错刀直接就得天下啦,真要是这样别人哪里有得玩?武林盟主沉稳冷静,他的内心其实是焦虑的,他发动起整个武林寻找金错刀的线索,表面上还要大义凛然:金错刀一出江湖动荡不定,为天下安宁计,一定要将其拿到手!

  黄少天啐了一口茶水到地板上,周围人都在起哄叫好,茶馆老板倒也没有瞧见他的举动。

  人群中心的说书人赚得钵满盆盈,大喜之下更加煽风点火:“盟主所言很有道理,但这‘拿到手’也没说就是盟主拿到手嘛。滇南之地离我中原武林路途遥远,哪怕武林盟主也是鞭长莫及,指不定此时打赏了小老儿的客官里,就有日后取得金错刀的贵人呢?”

  这一处茶馆很接近武林大会召开地点,武林大会前后常有二三流的武夫刀客盘桓于此打听消息,说书人的煽动很戳中这些人的内心;所谓群情涌动时无酒也上头,说书人话音一落真就有几十人鼓噪起来:“说不得我兄弟二人要往滇南走上一遭了!”“同去!同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荡平百花山庄!击杀百花庄主!拿到金错刀!成为武林盟主!迎娶武林第一美人!走上人生巅峰!”

  一群人鼓噪着挤挤挨挨抢出门去。

 

  黄少天出身南粤,少年游历北上中原武林,不想被个大门派的二世祖惦记上他的冰雨宝剑,重金悬赏,发动了半个武林围杀他,他也只好边逃边杀边逃边杀,逃命中提升战斗技巧,从边逃边杀渐渐变成来一拨儿杀一拨儿,琢磨着逃得差不多了就杀上二世祖老巢屠了整个门派。中原武林哗然!如此凶残的邪恶魔头!武林人人得而诛之!但是追杀过黄少天的人都死了,也没什么人知道他到底长啥样,只知道他年龄不大,好的吧,杀不了他还不能坏他名声吗?于是人送外号“黄小邪”。

  从此黄少天对中原人的印象坏极了。不分是非!人云亦云!颠倒黑白!虚伪做作!也就算了,审美还差得不能忍!在南粤时他好歹也是有名的少年剑圣,跑中原来怎么就成了黄小邪!愚蠢的中原人!

  金错刀事件更让他对素未谋面的“百花庄主”产生同情:你说人家好好地在自个儿山庄里赏着花舞着刀吃着米线唱着歌,妈个鸡的钦天监看个鬼天象国师说个鬼话你们就组团上门打人家的庄子抢人家的刀还想要人家的命,哎哟卧槽好不好要点脸的诶?不行他得去给那个百花庄主帮把手,再不济也报个信让人有点儿防备不是?

  他起身结账,邻桌的男人也起身结账。

  他意气风发地走了一刻钟,一辆乌篷车悠悠追上来:“朋友,可是要去百花山庄?”

  黄少天的目光瞬间犀利了起来!他警惕地盯着驾车的男人。男人面目俊朗,英气勃勃,悠然甩着抽绳,同大好春光无比融洽地契合在一起,好似这春日美景里本就应有的一角图卷。论如何决定对待陌生人的态度?黄少天的答案是先看脸再打一架。此人的脸显然是合格的,黄少天摸摸下巴有点欣赏:“看你相貌堂堂也不是生性邪恶的家伙,学那些小人落井下石是没有前途的,得金错刀真能得天下的话天下不早在百花庄主手里了吗有你什么事儿啊,得金错刀不能得天下的话你打上人家家门儿抢人家东西有意思吗喜欢刀不能自己打一把?武林盟主脑子进了水你不要跟着误入歧途,我看不如这样,你跟我打一架我来纠正你的人生观。”

  男人被呛住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扒着车笑得不能行,黄少天莫名其妙,所以这家伙打是不打呢?犹豫试探着高高扬起冰雨宝剑,悠悠画个圆弧,慢慢刺向男人——而后剑尖被一把大剑挡住了。

  大剑无鞘,又宽又厚,与其说是剑,不如说是双开刃的巨尺。黄少天才来了精神,男人却撤剑挂回后背,大笑着伸出手:“此去正是要襄助百花山庄,路途遥远,徒步只怕救援不及,不如上车同行。”

  哎哟我竟然不是一个人。哎哟打不成架了!黄少天心情有点复杂,终归惊喜比较多,当即握住男人的手跳上车去。

 

  可这一握手握出问题来了:此人脉象虚浮,分明是一点内劲都没有的表现。回想到男人轻巧出剑挡住自己的一幕,黄少天觉得是自己感觉错了,上了车抓过那只手摸来摸去——天辣,竟然真的摸不出任何内劲!

  孙哲平单手赶车,任由黄少天抓着自己的手摸半天,轻松写意开口道:“若是探查内力,从前我受了些伤,内力是没有的,只剩些剑法可用。朋友也不必担心,自保之力我倒是还有,不会拖累朋友。”

  不必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黄少天简直心疼,胸中又生出更多敬佩:武人失去内力便失去大半本事,虽然手脚比常人强健利落,比之从前却无异于沦入地狱。他不是没有见过失去内力的人,那些人有手有脚,然而心性遭受重创,意气全无,形同废人——换作是自己呢?没了内力会变成什么样?能不能作为一个普通人愉快地活下去?

  他还不能给出确切答案,而眼前之人已经做到了,不仅愉快地活着,侠义之心也不曾泯灭。虽万千人吾往矣,此人当得真侠士!黄少天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好这位同伴!

  他们统共两个人,是去报信襄助又不是去攻城,合而围之做不来,沿途都是分而击之,发现一批去百花找麻烦的人就打伤捆起来扔角落,循环往复着遭遇、殴打、捆绑、丢弃的流程。孙哲平就有点纳闷儿了,新认识的这位小朋友是不是积极过头?沿途许多出手机会,黄少天嗖的一声就连人带剑蹿出去,他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好吧年轻人就是活泼,前辈自觉爱惜后辈也是应有之义,孙哲平安定地为黄少天打下手,捆绑丢弃一气呵成也是潇洒极了。

 

  “朋友年少有为,此去百花山庄,对那金错刀就一点心思都没有吗?”

  “哼小看我!——当然是有心思的!助拳虽然是第一位但助完拳清理掉小鱼小虾之后顺便也可以跟那个庄主打一架嘛,既然是震惊武林的宝刀想必拥有宝刀的人本事也不小,我也不贪图他的刀我就跟他打打架而已闯荡江湖打架是多正常的事情!相信我啦赢了我也不会抢他的刀!”

  黄少天啪啪地拍着胸口做保证,孙哲平唇角浮起一丝淡笑,轻道:“我自然相信朋友人品,只是朋友这回怕是要失望了……”

  “嗯?”

  孙哲平并未答话,一甩抽绳翻身从车上跃下,原来不知不觉中二人已行至山庄近前。沿途虽打发了不少武人,到底出发时日晚了些,山庄周围已密密麻麻围了许多武人,只是畏惧山庄四周的百花瘴不敢太过近前,远远地射箭投石,而有些人已经开始试探着放火烧庄。

 

  黄少天冲天一怒!然而更有人先他一步冲天一怒。

  孙哲平冲入人群,虽无内力然而步法精妙,八面环敌却更让他如鱼得水,冲杀间身法越发顺畅自如。他以大剑劈刺撩砍,不似剑客,竟如刀客一般,出剑时分明没有内劲,只凭借身法剑法游走,可气势竟然一层一层叠加如有实体,末了大剑一出自有血色剑气往四方激射而出,中者立仆。

  古剑术!

  黄少天骇然。他真心实意尊敬此人品性,然而从未想到此人对剑意的领悟已到了这般境地,颇有上古仙人以剑入道的姿态!有此剑意有此势,纵无内力,天下何处不可去得!

  他浸淫剑道多年,双手自然沉稳无比,然而此刻握剑之手竟然微微颤抖,掌中冰雨也泛起光芒发出阵阵嗡鸣——见猎心喜!

  长啸一声,黄少天也冲入人群。孙哲平的剑意让他心中有所明悟,出剑之时更觉流畅,四周颇多成名高手,竟也无他一合之敌。

 

  见事不可为,众人作鸟兽散,伤的伤逃的逃,百花山庄之劫难竟然就此为两人两剑所化解。黄少天消耗不少,然而胸中畅快万分,也不惦记坐拥宝刀的百花庄主,一心只想与孙哲平比划一番。才勾上孙哲平肩膀,却见山庄大门缓缓打开,粉白瘴气无声消散,许多清秀少年跟在一清秀青年身后齐刷刷地啃着苹果,齐刷刷地丢出果核:“庄主你死回来啦!”

  孙哲平被丢了一身果核也不以为意,扭头看向惊愕的黄少天:“朋友怕是要失望的是,我刀法很一般,你也看到了,我终究是学剑出身……”

  “哈?”

  孙哲平取下腰间看上去很华而不实的、黄少天从来没有留心过的、完全像个挂件的刀:“金错刀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所谓金错刀,其实就是打了些纯金做装饰的刀,朋友想要,拿去也无妨。”

  “哈?”

  黄少天已经惊得失语了,哈了半天才磕磕巴巴地问:“……那得金错刀可得天下是说?”

  话音刚落,孙哲平的眼神古怪了起来,清秀少年们和清秀青年的眼神也纷纷古怪了起来。不等孙哲平设法糊弄,清秀青年已轻咳一声道:“大孙庄主当年打这把金错刀的时候呢,完全是金子多得烧着玩。”

  清秀少年甲默契接上:“当时庄主有老友来访,有些看不下去这种炫富的行为。”

  清秀少年乙:“不是所有的刀都是金错刀,不是所有的庄主都是滇南过桥米线少东家。”

  清秀少年丙:“那位老友不想直视庄主身上冲天的壕的气息。”

  “捂着眼睛说:以后就喊你金错刀。”

  “虽然听上去文绉绉,但潜台词等于:以后就喊你旺财。”

  “那位老友是个神棍。”

  “神棍做到了极致,倒也能当上一国国师。”

  “皇帝好像是没钱花了吧?”

  “所以神棍国师说得也没错。”

  “得了我们庄主,一个天下得不了,起码也能得大半个天下的财富。”

  清秀青年总结陈词:“皇帝老不死不用考虑,但是这位少侠,我看你很有前途。”

  清秀少年们齐声:“这位少侠,我们看你很有前途。”

 

  好吧,很有前途的少侠黄小邪。

  虽然没想着夺取金错刀,但好像一不小心就得了个天下。

 

 

 

fin


评论 ( 8 )
热度 ( 15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