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畳半里丿间

大蜻蜓存文点lofter分站
红心不care,最看重评论
长年立于次元墙头
节操甚少但姑且还有
J家|日剧英剧|TVB|各种舞台
歌剧|话剧|音乐剧|金光|POI
魅影|网王|灌篮|星彼|PP
APH|棋魂|全职|奥术|紫川
野史|和风|唐传奇|大航海
谦信O|竹中O|义经O|实方O
主上O|藤真O|星月O|秀星O
准二|EC|双兵卫|82|观月中心
仙流|一青|木宫|仏英|狡朱
黄黑|叶尹|亮光|莱路|帝秀
清水暧昧|多角贵乱

© 一畳半里丿间
Powered by LOFTER

【ALL张|叶张/乐张/喻张/安张】郎君成群 04

郎君成群01 02 03

本章主喻,文中一切bug请用作者有病来解释。

说了不坑,就是不坑。然而评论才是补魔根源- -

————————————————————

 

 

 

和叶修有个不算友好的开始,后续发展却还不错。

叶修血气极盛,仅仅靠在他身边就能让张新杰身体里怪异的痛症有所缓解,关键是没有情感牵扯,不会被这桩婚事坏了姻缘,人情纠缠也有上一辈人的因果顶着,谁也不欠谁什么。

 

成亲后张新杰的精神好转不少,顺畅地接手了张家几十处铺子的管理,却也以惊人的速度消瘦下去。园子里添了几拨人手又换了几拨人手,宋奇英就是在那时进了园子,亲眼瞧见厨房里的下人如何变着法儿烹制美味佳肴、张新杰又是如何努力地将所有食物吃掉,依旧是能说能笑的模样,却怎么也减缓不了消瘦的速度,到最后几乎脱了形。

再求到老华人邪术师面前时,只得了两个字:“心病”。

心病自然要靠心药医,老爷子顾不得避忌许多,辗转打听,重金请了位心理医生来。这时节心理医生的名目还稀罕得很,老爷子也是半信半疑,只知晓那医生是留德归国在南粤开诊所,贪图新奇的太太小姐们治疗过后都赞不绝口——可谁知道太太小姐们的话是真是假?保不齐那医生长得好,不必有什么本事,只往那里一坐,太太小姐们就不药而愈。

 

老爷子倒是没猜错:那心理医生,确实长得很好。

喻医生笑如春山,静立等待张新杰落了座,取一条毯子披在他身上。房间里火盆旺盛,张新杰并不觉得冷,然而毛毯被喻医生裹上肩头时,他心中也确实觉出几分额外的暖。

张新杰定了定神开口:“我相信喻医生的能力,不过其实没有必要劳烦喻医生跑这一趟。我的父亲太过担忧了,其实我只是肠胃出了一点小问题,我自己也在努力调理。当然,调理身体不是短期可以见到成效的事情,为了让我的家人放心,想拜托喻医生委屈一段时日,至少让我的家人看到我在接受治疗……我私人会额外支付酬金,希望能弥补一些您的损失。”

“倒谈不上什么损失,”喻医生十指交握,身体微微前倾,下颌抵上食指,“所以,你认为你的心理状况并没有什么问题?”

“是这样的。我也曾经出洋念书,心理学的课程也学过一些,心理调节的方式也知道一些,平日里也很注意这些方面。我重视自己的生命,您可以放心,这确实只是身体上的一点问题而已。”

“我听张老先生说过一些关于你的事情,”喻医生摸出一支笔开始记录什么,“你的身体状况突然变差,会不会与你的婚姻有……”

“我说过只是身体原因,”张新杰平静依然,语速稍稍快了一点,“请不要再提到我的婚姻。”

喻医生抬眼,又平静地垂下眼睛:“好的,我了解了。”

他从笔记簿上撕下一张纸念道:“你的家人过于担心你,而你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调理身体。你有一定的自我疏导能力,具有基本的心理学知识,重视自己的生命,明白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你的身体状况变差完全是由于在生理方面出了问题,与你的婚姻没有关系。是这样吗张新杰先生?”

张新杰点了点头,而后他看到喻医生将那张纸一点一点撕成碎片。

 

“张新杰先生,我想我们需要确定一项交流原则。”

 

喻医生一直是微笑着的样子,温煦如春。然而张新杰意识到,微笑或许只是喻医生的一种工具——他不笑的时候,看上去真的是迫力十分。

他不温和也不绅士,甚至有些冷酷:“你将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心底,强迫自己满足别人的期望,为此篡改了自己的情绪,家人希望什么你就认为自己也希望什么——张先生,一个生活里只剩下谎言和欺骗的人,他是不会热爱生命的。如果你希望继续这次治疗,那么请与我做约定:你与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必须是真话,一旦我认为你的话是谎言,我有权立刻解除治疗关系。你可以不接受这个约定,我会马上离开,只不过为了我的名声着想,我会同张老先生一一说明我的分析结果。决定权在你,只在你,张新杰先生。”

“可以重新开始了吗?”

 

“……我的身体状况确实受到了婚姻的一点影响。我想这只是暂时的,毕竟这段婚姻的构成有些异常,我还没有适应……”

“这是谎言,张新杰先生。”

“……对,不只是婚姻异常的原因。我的亲人为了我付出很多,我感激的同时也不免有些急躁,希望可以尽早痊愈回报他们,但这种急躁反而……”

“说真话,张新杰先生。”

“我没有……”

“张新杰先生,”喻医生掉转笔身,磕了磕笔杆,露出一点厌倦的神色,“我有信心花十个月时间治疗同一位患者而不感到腻烦,但听患者说谎哪怕是十分钟我也敬谢不敏。心理医生也是医生,身体会生病精神也会生病,你只是生病罢了,可你对医生说谎。”

“…………”

“你在妨碍治疗,我希望你牢记我们之间的约定。”

 

张新杰开始发抖。

初时还不明显,渐渐地越来越剧烈,毛毯从肩头滑落一半,他只是掐着掌心恍若未觉:“我背叛了我爱的人,只是为了活下去。”

 

……

 

“不要说谎,张新杰先生。”

“我要听你的真心话,新杰。”

 

这样的话语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了张新杰的梦魇。

 

而那之后,这样的梦魇纠缠了喻文州更长的时间。

 

 

 

评论 ( 23 )
热度 ( 107 )
TOP